搜索
基金会简介
理事会
机构设置
章程
  • 第一章 总 则
  • 第二章 业务范围
  • 第三章 组织机构、负责人
  • 第四章 财产的管理和使用
  • 第五章 终止和剩余财产处理
  • 第六章 章程修改
  • 第七章 附则
  •   留言板 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报告文学
    一个英雄的人生历程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0日 00:00 作者:杨祖如 来源:


    2004年6月的北京,俨然已经进入炎热的夏季,太阳高高悬挂在一片白茫茫的天空,散发出炙热的光线,直射在每一个人的头顶,行人脚步匆匆。北京,一如其他快速发展的城市,这里生活的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前途忙碌着、奔波着。
    6月3日那天的早上,在北京五环边儿上的五星小商品批发市场,摊主门早早地摆开了琳琅满目的商品,期待着一天的好收成。廖春才一边揭开拍大头像的仪器,一边跟旁边的摊主打趣,就像之前很多个日子那样,即使生意不尽如人意,乐观的他依然积极向上地迎接每一个晨曦,送走每一个日暮,跟老婆梅望英携手回家。
    “那天,我在家收拾房间,他早早地就去了,事情发生时,我不在身边。”梅望英艰难地回忆起五年前的那天,这是她记忆中最疼痛的一部分,也是她最不愿意碰触的,电话那头,她一次又一次地哽咽着说不出话。
    将近中午时,因为不是周末,市场里的人稀稀落落。这时,有两个女子说笑着来到廖春才的摊位,她们要拍摄大头照。商量完价格后,廖春才动作娴熟地为她们调好机器,一面教她们操作程序。两个姑娘欣喜地将包直接放在外面的桌子上,转身进了帘子后。
    两个姑娘的说笑声从帘子后传出来,廖春才跟旁边的摊主继续聊天。这时,有两个年龄在二三十岁的男子转到他的摊位前,廖春才热情地迎上去,可是他们并没有买东西的意思,只是在他的摊位前转来转去,东张西望,形迹非常可疑。
    廖春才看着他们漂浮不定的眼神,心里多多少少地明白了。在这个市场,每天都会有很多这样游手好闲的年轻人出现,他们打着买东西的幌子,伺机窃取别人的财物。
    不多时,其中一个男青年开始动手了,他正要将女顾客的书包装入事先准备好的一个布袋内,廖春才收起微笑,对两位男子说,我们大家出门在外都不容易……
    廖春才一直都认为,没有人生下来就是坏人,他们只是一时误入歧途,他试图通过自己的提醒来预防一场偷窃案的发生。退一步来说,光天化日之下,这么多人的市场,他们也不敢明抢。
    可是,两个男子并没有停手的迹象,反而瞪着廖春才,眼睛里射出恶毒的光,想用威胁的眼神把廖春才吓退。
    然而,男子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廖春才见他们没有丝毫放弃的念头,大吼一声:干嘛呢!
    两男子被他的一声吼叫给激怒了,拿着包撒腿正要跑,廖春才一把抓住包带,高喊抓小偷!
    摊位上的吵闹声引起了其他摊主的注意,很快有人叫了保安,然而,保安还没有赶到,一场悲剧就发生了。
    男子当然不是当过五年兵的廖春才的对手,眼见着到手的“肥肉”就要失去,男子突然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利器,毫不犹豫地猛刺入廖春才的左胸口,他手一抖,男子挣脱后向出口跑去。
    愤怒的廖春才并没有感觉到身体的异样,而事实上,在部队里经过艰苦训练的他,不仅能忍受身体上的疼痛,更有着精神的支持——不能放走这两个坏人!
    廖春才拿起板凳追赶过去,还没有跑出几步,鲜血就沁透了他的衣衫。他像一个血人似的穿过一个个摊位高喊着追歹徒,然而身体却越来越虚弱,在市场门口,他的眼前一黑,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我是在医院里看到他的,我哭着求医生要留住我老公的命……”梅望英哭了起来,仿佛这一切都是她的错。“我那天不在,我若是在,说不定事情也不会这样……”
    廖春才很快被随后而到的保安和好心的朋友送去了医院,医生们用尽全力,却终因他失血过多而无力回天。
    一个见义勇为的过程是简单的,往往只是一瞬间的思考指导他的行动。少了影视剧作上的那种惊心动魄,亦没有传说中的那样不可捉摸,但是一个英雄的诞生,一定是不简单的,也一定不是偶然的。


    廖春才的笑容永远定格在梅望英的记忆中,刻骨铭心的。“对孩子,对亲朋好友,还没说话,就迎上一张笑脸……大家都说他是个好人。”
    一个人说他是好人不稀罕,难得的是那么多人都说他是好人,廖春才树立了一个“好人”的标杆。然而,偏偏这个社会好人难做,每一个人都想方设法明哲自保,能够“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寥寥无几。
    梅望英哭泣着说廖春才“傻”,“明知道不是他们的对手,干吗不学机灵点,直接叫警察不比孤军奋战保险吗!再不然可以喊人帮忙呀……”好像每一种可能都会比现在这个结局好,可是,“好人”的字典里没有“犹豫”二字,特别是当正义必须之时。
    廖春才1978年离开家乡湖北省仙桃县,去南京军区当了一名普通的工程兵战士,那一年,他20岁。在随后的5年的当兵生涯里,廖春才因为突出的表现升为排长,他凭借自己的优异表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还获得很多荣誉。领导们都非常器重他,他成了战友身边的模范士兵。
    不相干的人很难想象,一个经过了5年军营训练的男子,竟还保持了如此温和的性格。然而,在他人生历程中,曾经有过一段时间,是黑色的。
    在他踏入兵营之前,母亲去世了,这对他的打击很大,很长时间他只是埋头训练、干活,性格中的活跃因子好像随着母亲的去世而消失了。见到人也只是报以温和的微笑。
    廖春才在部队时,经过媒人介绍认识了梅望英,这个微笑着的男子获得了她的芳心。1982年,两人踏入了婚姻生活。婚后,廖春才依然在军队服兵役,梅望英在老家仙桃照顾老人,担起家庭责任的重担。
    同年,廖春才复员返家。梅望英期盼的“团聚”终于实现,他接过她肩上的重担,成了全家的顶梁柱。第二年,他们的大女儿出世。家庭的欣欣向荣让廖春才觉得生活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廖春才从部队回来后,第一份工作就是重操旧业,做工程。他的手艺很好,他的儿子廖明欢回忆说:“他一个人为家里盖了房子,村里有谁要帮忙,他总是毫不犹豫地答应。”
    在农村待了不多久,廖春才开始发挥自己的经商才能,接下来他辗转过很多城市,拖家带口地做起了各种小生意。虽然这样漂泊着,可是日子过得却很充实。
    “为了做生意,在中国走过很多地方。我们家那口子很能干,每到一个地方都能将我们娘几个妥善安排:大到住宿、孩子上学,小到锅碗瓢勺。跟着他的那些年,我没受过苦……真的不敢想象,没有他日子会怎样!”在梅望英的记忆中,廖春才是一个完美的丈夫和父亲。
    然而,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最基本的就是给妻儿一个家——一个能为全家人遮风挡雨的固定场所。这也是廖春才心头念着的一个期望,就像歌中唱的那样: “我想有一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
    “若是他那天没有那么‘多事’……”梅望英哭泣着道出心声,“可是,后来又想,我应该支持他站出来,这是一个有良知的人最起码应该做的事情。在部队,他学到了太多关于一个战士、一个党员的荣誉感的故事,他自己也没法把这些事情‘高高挂起’。”
    梅望英说得很对,这个社会需要很多类似廖春才这些英雄的点缀,他们是锦上的鲜花。廖明欢经常安慰母亲说:“妈妈,您别难过,爸爸是英雄,是我们这一生的骄傲!”
    廖春才的“多管闲事”受到了很多人的非议,他们总认为这个人有点儿“艮”。比如取款机多给了他8万块钱,他却一分不少地给退回去了;比如,他会把几根小小的冰棍拿回家给老婆吃,到家时那些冰棍几乎化成冰水……

    谈起跟廖春才的生活,梅望英心里是满满的甜蜜,她觉得这辈子能有一个人对她这么好,是上天给予她最好的恩赐。
    “他很能干,家里的活基本上都让他包了;他又很聪明,学东西很快,就说这做生意吧,这些年我们从事过很多行业。”
    廖春才掌握了很多手艺,家里各种电器的修理,开车等,他也挺乐意给别人帮助。那次的冰激凌,是一个摊主给的,廖春才帮他修好了冰箱,他们感激不尽,硬是塞给他的。
    廖春才对梅望英的感情很朴实,他不会做浪漫的诗词,不会买妖冶的玫瑰,却能用最朴实的行动证明着两个人之间的爱情。
    “他曾经说过即使再饿也不会饿着老婆和孩子,即使再苦也不能苦了老婆和孩子,有我在就不许你们吃凉饭剩菜。”
    然而,廖春才生前跟孩子们在一起的时间却不多,“父亲和母亲去各地做生意,我跟爷爷在家留守,读书。”
    廖明欢回忆起父亲时,他有自己的看法,他觉得一个父亲给予孩子的影响不应该仅仅限于性格的温和和生活上的照顾以及疼爱,父亲应该是孩子人格塑造的指南针。
    “我是有点怕他的,他对我非常严格,我想那是因为我小时候很顽皮,他那是恨铁不成钢的心态吧。”
    廖明欢记忆中最深刻的一件事是父亲对他的一次暴打,那年他还在上小学。年幼的他跟不上母亲的步伐,哭闹着让母亲停下脚步。这事被父亲知道后,就把他一顿打,说是要去掉他的固执。在对孩子的教育上,廖春才一直不主张娇惯,这让年幼的廖明欢很不能理解。如今的廖明欢继承了父亲随和的性格和正义的精神。谈起当年的往事,他十分体谅父亲的所为。
    当笔者说起这次的采访目的时,他说他对“见义勇为”有话说。他关心的是“见义勇为到底为还是不为”。
    最近社会上有一种说法“见义量力而为”,就是说估量自己的能力而为,不做徒劳无用的牺牲。然而,廖明欢却觉得“见义勇为”是一种精神层面上的东西,绝对来不得半点思想上的“徘徊”。这个社会能够勇敢伸张正义的人已经很少,若是再给他们一个“量力而为”的借口,会让整个民族的“见义勇为”大打折扣。
    今年才21岁的他,从精神层面上分析起“见义勇为”一点都不含糊,他坚信在这个见义勇为之风还不盛行的年代,不可节外生出不必要的枝。
    我想,廖春才若是能听到这些,一定会很欣慰的,这不正是他想让孩子走的路吗?!
    这对父子,一定都在为对方骄傲!


    跟廖春才教育廖明欢的方式一样,这个英雄也是在父母的“棍棒”下“走上一条正道的”。
    廖春才年幼时很顽皮,经常玩得忘记归家,母亲找遍村子的每个角落,把他拎回家狠狠地揍一顿,试图让他“长长记性”。
    然而,第二天,他依然跟小朋友们玩闹得忘记昨日疼痛的教训。
    为了制止廖春才的顽皮,父母没少出主意,可是,他依然“屡教不改”。还跟别人打架,只因为此人弄坏了他朋友的东西拒不道歉,他便动了武力。
    廖春才很小就跟父亲学手艺做泥瓦工,把墙砌得平整如熨,走街串巷地给别人干活。父亲以为这样廖春才该能收收他的性了吧,可是,他依然改不了爱打抱不平的性子,不帮身边的朋友出头,又跟雇主干了起来——为了讨工钱。
    廖春才从小是一个让家人头疼的问题小孩,家里人都期待随着年龄的增加,他能逐渐懂事,少让大人为他操心。可是,真正让廖春才长大的,是母亲的去世。那一年,他还未满20岁。
    很长一段时间,他不跟人说话,一个人思考很多问题。然后,他决定了去当兵。那时,父亲的脾气暴躁,对他并不友善,可是那天他是笑着告诉父亲自己的决定。
    父亲自然支持他这个决定,那个年代当兵是农村娃跳出农门的一个很好的方法。廖春才20岁那年踏入兵营,这一去就是5年,每年只有一次探亲假。
    廖春才开始学着用微笑面对每一个人,他记得母亲就是一个很喜欢笑的女子,并且告诉他微笑是处世的一个良好通行证。
    廖春才1958年出生,他出世的第二年,便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三年自然灾害”的开始,随后的三年,饥饿让很多中国人意识到了“吃饱饭”有多么重要,也给廖春才的一生打上了深深的烙印。
    廖春才的家庭是世世代代的务农之家,他打小就体会到了生活的不易,所以,他特别珍惜每一天的生活。父母身上优良的品质被他看在眼里,学在心上。他勤奋、吃苦耐劳、为人和善。
    后来,有了自己的儿女,廖春才一直想方设法要给他们创造最好的条件。女儿出来打工,一直是纠结在他心头上的伤,可是,看着生意越做越红火,他心底渐渐地在盘算着何时能给老婆孩子一个安稳的家。
    他的这个愿望却一直没有实现。他去世后,梅望英带着孩子们回到仙桃老家,儿子继续上学,女儿打工成了全家的顶梁柱。
    可喜的是,随后,政府不仅给了他们一笔抚恤金,还免了廖明欢上学的全部学费。若是英雄地下有知,也该心安了。
    2004年12月,海淀区人民政府追授廖春才为“海淀区见义勇为积极分子”;2005年6月,北京市人民政府追授他为“首都见义勇为荣誉市民”。


    了解廖春才的人,都被他的正义感和和气感动,也都愿意跟他交朋友,所以,不管他去哪儿,身边都有很多朋友。他就是这样一个很随和的人,不跟人翻脸,不说人坏话,帮助每一个有困难的人……这样的人,每一个人都愿意与之结交。
    事实证明,廖春才确实很有人缘,即便是这些年他经常漂泊在不同的城市,可别人跟他的友谊却是愈久弥香的。
    在2004年廖春才的葬礼上,来了很多送行的人。有昔日的战友,远在其他城市的朋友,一起做过生意的合伙人和在家乡的父老乡亲等,他们一起悼念一个好人的去世,一起声讨罪犯的可耻行径。可是,廖春才留给他们的却是照片上永远的微笑。
    “那天来了很多人,大家都在抹眼泪,可是,我老公的脸却永远定格在照片上那一抹‘没心没肺’的笑……”
    若是他的事迹能带动更多的人为这个社会的稳定、和谐奋不顾身地付出,这一定是他最想看到的事!

    版权所有:首都见义勇为基金会 技术支持:首都信息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严里8号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