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基金会简介
理事会
机构设置
章程
  • 第一章 总 则
  • 第二章 业务范围
  • 第三章 组织机构、负责人
  • 第四章 财产的管理和使用
  • 第五章 终止和剩余财产处理
  • 第六章 章程修改
  • 第七章 附则
  •   留言板 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报告文学
    学苑草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0日 00:00 作者:刘仲孝 来源:

    在采访秦占丰的事迹时,我一直受着感动。秦占丰的母亲孙彦对我说:“秦占丰走了有几年了,我失去了儿子,但我丝毫不怨悔,因为他是为别人而死的。”是的,大学生秦占丰只走过了19岁的人生,他为别人而死就有意义,正如一首诗中写的那样: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秦占丰活在首都经贸大学师生们的心中。
    ——作者题记

    2005年5月15日,是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师生永远难忘的日子。
    这一天,他们到石景山区八宝山殡仪馆去送别他们的在危难时刻挺身而出见义勇为的统计学院经济分析二班的学友秦占丰同学。
    庄严肃穆的殡仪馆“兰厅”,播放着低沉哀婉的哀乐,回荡于整个大厅。
    一面团旗覆盖着秦占丰同学的遗体陈放在“兰厅”的中央,掩映在鲜花绿草中,人们手持洁白的菊花,或表情凝重,或热泪盈眶,或低泣,或失声号啕,相继缓步一一从他身旁走过,都是想最后再看上他一眼。
    在送行的人群中,除了秦占丰的父母、亲友、老师外,还有他小学、初中、高中的同学,统计学院经济分析2004级二班的36名同学都来给他送行,不仅如此,他们班的每一个同学都给他写了一封催人泪下、肝肠寸断的信。
    郭婧(化名)是送别秦占丰人群中的一个,她是秦占丰的同班同学,是秦占丰被护送的两个同学中的一个,整个事件的全过程她是目击者。这几天,她心情糟糕透了,脑子里装的全是秦占丰这件事,别的事全干不下去。这件突如其来意想不到的事对她的刺激太大,她神情恍惚,头脑昏昏沉沉的,已是欲哭无泪,欲喊无声了。她随着缓缓移动的同学的脚步一步步向占丰的遗体走去,双手拿着的一支白菊花默默地低垂着,在寄托着对占丰的哀思。她失去了常态,她就要和占丰永别了!险些晕倒的她衣袋里放着占丰使用过的手机,手机沉甸甸的,温润润的,她感觉到似乎还带着占丰的手温,手机上浸透着占丰受伤流的血,她不去拭净它,她要把这带血的手机伴随着她自己保存到永远永远。
    郭婧看过了班里每一位同学写给秦占丰的倾诉衷肠的信,有一封信中写道:“你用热血和生命谱写的青春壮歌将永远回荡在我们的耳边,你见义勇为、舍生取义的精神铸就了一座无言的丰碑,你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她记住了一位同学信中的一首诗:

    “四月二十九!
    才值岸边折空柳!
    可堪暮色似血稠。
    天!
    空视四月芳菲尽,
    独窥落日西下寝,
    任人怆然雪霜鬓,
    肠断,
    肠断!
    樽前乍觉寒意返!
    是处春意萧瑟换。
    君已殁,天西卧!
    泪如珍珠万千落,
    明月皎皎短松冈,
    霁虹似桥通天堂。”

    秦占丰见义勇为的事迹首都新闻媒体相继进行了报道:
    5月1日,《京华时报》:“大学生阻止小偷盗窃女同学钱包被刺死”。
    5月1日,《北京青年报》:“伤心母亲感谢好心的哥”。
    5月2日,《京华时报》:“同学称秦占丰‘很仗义’”。
    5月9日,《京华时报》:“秦占丰的家长准备申请见义勇为称号”。
    5月12日,《京华时报》:“授予秦占丰‘见义勇为优秀大学生’称号”。
    5月13日,《北京青年报》:“杀人嫌犯已经落网”。
    5月16日,《京华时报》:“数百同学送别秦占丰”。
    5月16日,北京电视台:“特别关注”节目给予专题报道,主持人桑朝晖说:“永远记住这张娃娃脸”。
    5月16日,《竞报》:“大学生阻止偷窃被刺死获助女同学送别英雄”。
    5月19日,《京华时报》:“秦占丰家人向民警送锦旗”。
    5月19日,《北京青年报》:“伤心母亲送锦旗谢警方”。
    5月24日,《法制晚报》:“小偷扎死大学生逃到新疆仍被抓”。
    5月25日,《新京报》:“大学生擒贼被扎致死案告破”。
    5月25日,《北京青年报》:“仨嫌疑人扎死大学生终被抓获”。
    5月25日,《北京晚报》:“刺死抓贼大学生凶手被抓获”。
    5月25日,《首都经贸大学报》头版刊发秦占丰同学遗体告别仪式的消息,第三版开辟整版位置报道秦占丰同学的先进事迹、秦占丰同学所写的入党申请书等。
    6月5日,《首都经贸大学报》头版刊发校领导再次向秦占丰父母表示慰问的消息,第二版刊登整版通讯《危难时刻挺身而出生命谱写青春壮歌——追记当代大学生的榜样秦占丰》。
    长歌当哭,泪祭英才之灵。

    秦占丰的家在北三环中路以北的奥林匹克体育中心东门马路对过的安苑东里住宅小区,紧挨着安慧桥,交通十分便利。
    我采访秦占丰家时事先与秦占丰母亲孙彦同志取得了联系,当我到达安慧桥下车之后,孙彦同志已在安慧桥侧等着我,尽管我们不相识,从未谋面,孙彦同志还是认出了我,她领着我来到了她的家中。她所住的是一室一厅的塔楼,坐定后环视四周,尽管面积不算太大,但人口少,加上装修布置得颇费一番心思,看上去并不显得狭窄,应算是小巧精致的一类。孙彦给我沏了一杯茶,随口告诉我,她已经退休,每天在家没什么事,很是清闲自在。从她的脸色、气质上看,秦占丰已经走了几年了,痛子之情也许在她的身上好了许多。我向她说明了来意,请她和我谈一谈秦占丰生前的一些情况,以便使我能从有关看到的材料之外,或许能有一些新的收获。
    我坐下来后她对我说,秦占丰已经走了4年了,她现在已经早就恢复了正常的生活。作为父母,虽然生养了秦占丰,但他能顺利踏进大学的校门,能在同学受到危害时挺身而出,是学校培养教育了他,是社会这块沃土养育了他,是老师教书育人,为社会培养有用人才的结果。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要继继生活下去呀!不过有时她还会想起他来。他真是一个好孩子,真叫人心疼他。他从小就知道孝顺老人。在中学上学时,他姥爷生病瘫痪在床九年,他放学后都是步行先上姥爷家看看姥爷,和姥爷聊天,给姥爷接大小便一点都不嫌弃,他把姥爷整理好后才回到自己家里来。您说这样的孩子怎么不叫人疼呢?我说,这样孝顺的年轻人还是不多的。
    孙彦告诉我,秦占丰的父亲是个有20多年党龄的转业军人,在城建集团工作,现在他正在大兴亦庄修地下铁道。孙彦原在商场里当售货员,后来内退在家,现在已退休了。他们的家庭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家庭。
    秦占丰1985年10月11日生于北京,他的小学是在和平里小学上的,初中是在北京142中学上的,高中在171中学上的。
    秦占丰小的时候比较顽皮,有一段时间放学后和同学一起去游戏厅玩,妈妈知道后没有当面责备他,而是用自己的行为影响他。妈妈知道,小占丰从小自尊心就特别强,而当占丰有进步和取得成绩时,妈妈都及时鼓励他。他们一家三口经常去博物馆参观,去公园游览,父母亲除了尽可能地创造条件开阔孩子的眼界外,在家庭教育方面也是用自己的言行有意识地去影响和熏陶他。他们从来不打骂孩子。在占丰刚懂事的时候,爸爸和他一起看电视,当有宣判罪犯的画面时,爸爸就跟他说,如果做了坏事,就会有不好的下场,正义的力量总会战胜邪恶的。
    小占丰上学以后学习没让父母操多大的心。他爱好打球,在东城区和平里一小念书时他还参加了校植物小组。他们那个植物活动小组成员里有佟光、邓凡、铁茜、吴倩瑜等人。小组活动很有成绩,在指导教师和小组成员们的努力下,在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国家教委、国家环保总局和国家自然基金委员会主办的第四届全国青少年生物百项活动评选中,秦占丰参与的苔藓植物与森林生态系统这一研究项目荣获了优秀项目三等奖。1996年和1998年,在此项活动的评选中又荣获优秀项目一等奖和优秀项目二等奖。1998年,在北京市东城区中小学科学论文比赛中他们的植物活动小组荣获小学组一等奖。
    孙彦至今还清楚地记得,1997年8月,她陪同秦占丰他们的植物活动小组去青海省参加论文比赛的情形。原来是事先考虑到孩子们离家出远门去外地年龄小无人照顾恐怕会出意外,因此允许参加比赛活动的学生有一名家长陪同前往,协助照顾活动全过程。她记得是7月30日从北京坐火车出发去青海西宁,带队教师是丁学欣老师。在参加完论文比赛后的时间里,他们还特意参观了中国科学院西北动植物研究所。在研究所的展厅里他们大开了眼界,看到了有生以来所未看到的东西。那里有青藏高原每一种草的标本,看到了青海湖大型的沙盘模型。这些不仅是对家长孙彦本人震撼极大,就是对那些大多数未出过远门的孩子们来说,也是一个崭新的世界。
    父母是孩子的最早的老师。占丰的父亲母亲对占丰的姥姥、姥爷是非常孝顺的,爸爸妈妈对老人的孝顺,占丰看在眼里,深深地记在心里。姥爷和姥姥在占丰过生日时为他写下的一些祝福、装压岁钱的红包,秦占丰都一直精心保存着。秦占丰的妈妈孙彦有一次过生日,当时天都很晚了,还下着小雨,秦占丰下了课从学校赶回来,头发都淋湿了,他却从背后拿出一束康乃馨捧在妈妈面前。到爸爸生日那天,在学校的他一大早就打电话说“爸爸生日快乐”。
    占丰一向听大人的话,父母总是不时向他灌输积极乐观的思想观念。有一次他非常喜欢的自行车丢了。为了避免他心存怨恨,妈妈就跟他说:“丢了就丢了吧,咱们再买辆新的就是了。”妈妈还曾这样嘱咐过占丰:“你送人家同学回家一定要把人家送到家,如果只送到半路,要真是出了什么事,你得后悔一辈子。”
    事情真没想到,没过几天,占丰的自行车又丢了。他打电话告诉了妈妈,妈妈再一次地安慰他:“嘿!这有什么!不丢自行车就不是北京人。你打车回来吧!”
    占丰丢车的事后来让姥姥、姥爷给知道了,姥姥、姥爷还给占丰写了一封信,信不长,是这样写的:

    小丰:
    丢一辆自己喜欢的自行车是挺难过的,没办法,治安不好小偷太多,丢了就丢了吧。那是刑警的事,咱们无能为力。姥姥、姥爷送你700元钱,能买一辆你自己喜欢的自行车放在家里看着,弥补一下你心里的愤怒。所谓破财免灾,这一年你一定能顺顺当当,万事如意,快快乐乐,平平安安。(专款专用)
    2003年2月16日,姥爷姥姥劝你占丰与自行车的事可多了。还有一次,天都很晚了,占丰又打电话给妈妈,说他自行车钥匙丢了。妈妈说,你别着急,你告诉我你丢车钥匙的地点位置我骑车去找你。妈妈骑着车在一条人挺多的路上看到了秦占丰:一个四年级的小男孩搬着挺沉的一辆山地车一步一挪地正往回家的路上走呢!小占丰的脸上满是泥汗,一道道的。妈妈看着他那副可怜的样子不是心疼,而是哈哈大笑着说:“这还不至于吧!看你的脸,都变成小花猫了!”他们两人把那辆车搬到一个修车摊位上,妈妈向人借了一把钢锯锯开了车锁,修车的师傅又给安了一把新锁,小占丰满脸的欢笑。
    采访间歇中,我翻看着孙彦同志给我找出的秦占丰生前的照片,这些照片,母亲每张都珍重地保存着,这是她宝贝儿子留下来的啊!我看到那张幼年孩提时的小照,天真活泼,憨厚可爱,谁想得到他后来竟能长成1米91的身材!而他的英年早逝,我的心中蓦然平添了几分忧伤。


    2004年9月,秦占丰以高考总分538分的成绩考入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统计学系经济分析专业,入校学习。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是属于多科性财经类的大学。它是由原来的北京经济学院和原北京财贸学院合并而成的。20世纪90年代初期,北京市为了改变学校布点过多、专业设置重复、财力分散等情况,经市委、市政府研究报国家教委批准,出台了市属高校布局调整方案。根据调整方案的精神决定,1995年6月,北京经济学院和北京财贸学院两校合并,且更名为首都经济贸易大学。
    北京经济学院在1986年即被北京市列为市属重点大学,它位于朝阳区红庙金台里2号,后来人们习惯于称它为红庙校区或东校区,合并后学校以培养留学生和成人教育为主。
    北京经济学院是我国在新中国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1953~1957年)的前期,即1954年9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部为了提高劳动干部的政治和业务水平,以适应国家经济建设的需要,经中央财委批准,建立了北京劳动干部学校,同时还建立了劳动部北京实验工人技术学校(校址同在朝阳区红庙)。学校教师来自劳动部、二机部和国内多所大学,有北大、清华、西安交大、华东师大等高等院校。劳动干部学校设置劳动经济、劳动保护和锅炉检验三个班,在全国各省市招收调干生。学校于1956年2月开学上课。1958年10月,经劳动部党组研究,报请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批准,将北京劳动干部学校与北京实验工人技术学校合并,升格为北京劳动学院。学院设劳动经济系、劳动保护系,并为第二机械工业部代设机械系和热能动力系。1963年春,国家物资总局(后改为物资部)根据刘少奇主席要办一所培养“识货工程师”的高等学校的指示精神,经协商,将劳动学院接着办,劳动经济系与劳动保护系保留并继续发展,增设物资管理系,校名改为北京经济学院。
    北京财贸学院的发展历史是这样的:1951年,北京市委选派了一批从战争年代锻炼出来的革命干部到财贸战线担任领导并创办了银行、商业、供销、粮食等各类干部学校和训练班。1958年6月,经北京市人民政府批准,将6所干校和银行训练班合并为北京市财政贸易干部学校。学校由市政府直接领导,北京市副市长程宏毅任校管委会主任。1960年,根据程宏毅副市长的指示,在北京财政贸易干部学校成立中专部,即北京财贸学校。学校设置财政、银行、商业企业、外贸商品学专业。并从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外贸学院、北京师范大学调入了30多名教授、讲师和中青年骨干,充实师资队伍,着手筹办北京财贸学校。1962年,北京财贸学校独立办学,隶属北京市委财贸部领导,党的关系由市委大学工作部负责。1973年北京市决定将“文革”中解散的北京财贸学校重新恢复并且更名为北京财经学校。1978年,经国务院批准,建立北京财贸学院。先设置财政、金融、商业经济三个专业,当年招收了第一批本科生。1988年,为了“走出胡同办大学”,在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学校将占地165亩、建筑面积仅有14000平方米的宣武区枣林前街68号院内的校舍出让给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取得出让金4500万元。当时全校1200名本科生、700名教职工,迁址到远郊房山县的窦店87403部队的军营办学。学校在没有增加国家一分钱负担的条件下,换来了现在地处丰台区花乡占地2365亩、拥有40000平方米建筑面积的现代化校园。
    北京经济学院和北京财贸学院自1995年两校合并整合后,很快实现了一体化,专业与学科建设取得了重大的发展,充分发挥了资源优势互补的效益,迅速成为以经济学管理学为重要特色和突出优势的现代化多学科性财经大学,成为北京市乃至全国培养经世济民之才,造就国家社会栋梁的摇篮。2004年,当秦占丰考入这所大学的时候,已非昔日可比,已将原北京财贸学院的校区作为学校本部。
    现在校园占地总面积达48万平方米,建筑总面积365万平方米,图书馆藏书120余万册,拥有中外文期刊2600多种。
    学校现有在籍学生22000余人,其中本科生10100余人,专科生300余人,研究生1800余人,留学生500余人,各类成人教育学生9000余人。学校拥有一支力量较强、水平较高、结构合理的教学科研队伍,现有教职工1651人,专职教师710人。
    秦占丰以饱满的热情开始了大学生活,他要在这个高等学府的知识殿堂里和同学们一道紧张学习四年。
    进入大学后,大学生们接受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参加军训,各个大学都是这样。
    他和班里的同学一起,积极参加军训,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以解放军同志为榜样,听从指导训练的解放军同志的指挥,和他们做知心朋友,建立了友谊。即使在军训结束后,他还和他们有联系。据郭婧同学说,在2004年11月21日那天,占丰得知帮助他们军训的一位教官回老家探亲,就买了东西到北京西站去送那位解放军教官,送完站回到学校时,夜已经很深了,此事足以说明他对军训生活是怎样的一种感情了。
    军训结束后,秦占丰获得了军训标兵的称号。
    考上大学后,争取早日加入中国共产党是秦占丰父母对他的殷切期望,更是他自己的向往。首都经贸大学统计学系的学生党支部书记孙继平回忆说,秦占丰在新生入学军训结束后,马上向党组织递交了一份入党申请书,并且是同年级最早向党组织交思想汇报的学生。占丰思想上积极上进的行为引起了党组织的关注。
    新大学生秦占丰在他的入党申请书中这样写道:“我现在是一名学生,我会在发愤学习的同时时刻用自己的特长或是优秀方面,来帮助那些有困难的同学……为了保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在一切困难和危险的时刻挺身而出,英勇斗争,不怕牺牲。以我的实际行动来报效祖国。请党组织在实践中考验我。”
    占丰啊,你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你经受了考验,你用实际行动践行了入党申请书中的誓言。
    如今,这份用青春和生命见证的申请书,已被首都经贸大学永久地珍藏。
    自从交了入党申请书,秦占丰就在学习、生活中处处以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不仅如此,他每隔一段时间,不管多忙,也要写一份思想汇报交给党组织。要知道,在大学里,大一学生能向党组织写思想汇报的学生是不多的,支部书记孙继平认为,秦占丰是向组织写思想汇报最早和最多的。
    2005年3月,首都经贸大学开展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的前夕,统计学系决定开设初级党校。当时由于报名的同学太多,而统计系开办党校的条件有限,只好规定每班推选5名同学参加党校学习,参加者必须符合5项条件:已写入党申请书;学习成绩优良;积极靠拢党组织;主动向党组织汇报思想;能在班上发挥积极作用。在这个“过筛子又过箩”的筛选下,秦占丰以优异的表现被推选为党校的一名学员。
    党校是每逢单周的周三晚上6~8点上课,秦占丰严格遵守考勤,从没缺过一次课。与此同时,当时学校开展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的教育活动也深深地触动了秦占丰。他心中暗暗下了决心,为自己提出了更高的标准:共产党员要身先士卒,而作为希望早日成为共产党员的入党积极分子,也要向党员看齐,也要像党员那样起模范先锋作用。事实上,当他面对违法犯罪行为时,挺身而出,见义勇为,舍生取义。
    党组织的大门向秦占丰敞开着。秦占丰在学校党组织的关怀培养下,一步步地迈向党组织的大门。
    2004年9月,新生入学后,秦占丰和郭婧都分到了统计学系经济分析二班。
    班里新同学都是来自不同的地区不同的学校,同学之间谁也不认识谁。男女同学没过几天就都混熟了。郭婧是在军训时才晓得秦占丰的爸爸和她爸爸的单位还是一个系统的——北京市城建集团。秦占丰给郭婧的第一印象是小伙子长得挺帅气,瘦高的身条,有191米的个头儿,模样长得有点像打篮球的运动员王治郅,她特别喜欢。在郭婧的眼里,大多数的男孩子都特张扬,而秦占丰不,他不爱说话,性格温柔,后来班里的同学给秦占丰起了个外号,亲切地叫他“温柔的大绵羊”。郭婧爱和秦占丰接触不为别的,他俩有一个共同的爱好——爱打篮球。他们分别是系里男女篮球队的队员。
    打开姑娘心扉的是一件很不起眼的小事。
    那是一天的中午,同学们上完课就去食堂饭厅里吃饭,不巧赶上下雨,于是带着伞的同学就支起了伞,没伞的同学只好淋着雨向饭厅走去。郭婧和一个女同学没带伞,她俩匆匆地走着。路上碰到秦占丰打着一只伞去饭厅。秦占丰见她俩淋着,就硬把伞让她俩打着,她俩推让着不肯用。秦占丰说:“快打着吧,我是男的,身体棒,淋不倒我,你们是女同志,男同志要照顾女同志嘛!”这样一说,郭婧不得不接着了。
    一把伞让姑娘的心中泛开了涟漪。常言道,女性的眼睛看得最真。郭婧暗暗想道:“没想到马马虎虎的秦占丰为人做事十分周全,心还如此之细,现在这样的男孩不多了。”接着她诙谐地说:“今天借伞这事是否有点中国民间故事里‘白娘子西湖借伞’的味道?”从此她便愿意和秦占丰接近了。
    其实,这只是秦占丰助人的一件小事罢了。他和同学的关系非常融洽,他很在意别人,就连同学过生日的事他全想着,同学中有急事找他,他二话不说,肯定帮忙。郭婧告诉我说,班里有一位同学开车违规了,公安交通管理部门要扣那位同学的分,秦占丰将自己的驾驶执照送给他,让公安扣秦占丰的分,他真有点“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义气味道。郭婧认为他表现得又愚蠢又可爱,滑稽到家了。
    还有时他看到有的同学受欺负了时,他二话不说,马上带着两个人找欺负人的人去评理。一名女同学突然在学校晕倒了,秦占丰主动把她送到医院,照料她输完液,并护送她回家去休息养病。他这人不记事,有时他做完了事,就连想都不想它了。
    郭婧告诉我,她挺佩服秦占丰的,学习刻苦优秀,在大学的第一学期秦占丰就以优良的学习成绩获得了学校颁发的三等奖学金。
    秦占丰学习刻苦,受他爸爸的影响挺大。
    秦占丰的爸爸秦江同志是技校毕业的,由于历史原因他没有机会上大学。他多年来坚持自学,从自考中专、大专一直到大学本科学历文凭拿到手。他在北京市建工党校上的中专班,在市委党校上的大专班,学的是安全技术管理。在秦占丰很小的时候,他就看惯了爸爸晚上在灯下刻苦自学的身影,多少年如一日,耳濡目染了小占丰,在占丰的眼里,爸爸是个有着顽强的毅力,刻苦获取知识的好爸爸。爸爸刻苦学习的精神形象在无形中影响着秦占丰,要做一个像爸爸那样爱学习的人。等到占丰上高中的时候,爸爸还经常向他请教英语、数学和电脑知识,要与时俱进,跟上时代的发展。
    秦占丰学习好还不保守。在上中学的时候就爱给班上的同学讲数学,同学数学有难题都找他帮助解决。上了大学后,在外校上大学的中学同学还经常到学校找他切磋高等数学微积分。郭婧就亲眼见过他高中的同学到首都经贸大学找过秦占丰三四次。就是在他牺牲前两天,他还在放学后去一个初中同学的家里帮她补习微积分课程。
    占丰的心里总是装着别人。


    2005年4月29日,五一国际劳动节前夕。
    首都北京处处洋溢着“庆五一”的节日气氛。首都经贸大学本部校园内,早已彩旗林立,“迎五一”的标语于高楼上悬挂,楼前的花坛上、水池边,摆放了盆花和绿草,一派节日的景象。按照市政府的规定,“五一”节要放几天假,家在北京的要回家过节,与家人团聚。在外地的同学回不去家,也要痛痛快快玩几天。
    郭婧她们班那天下午5点多钟了才下课。第二天就放假过“五一”节了。她们相继从教室里出来,向宿舍区走去。同宿舍的女孩们在路上就商量好,今天晚饭不在食堂吃了,上外面去,吃完饭再各干各的,大家纷纷叫好。
    等到郭婧她们同宿舍的同学吃完那顿饭的时候,街道上的路灯早已光芒闪烁了。当她和同宿舍的周媛回宿舍收拾完需要带回家的东西,就想到学校北面的三环路上的汽车站去坐公共汽车。
    她和周媛还未出校园,碰到了秦占丰。聊了几句,占丰说:“现在天晚了,你们路上不安全,我送你们去吧!”又抓了占丰一次差。
    这里需要附带交代一下。首都经贸大学的校本部是原来的北京财贸学院的院址。20世纪90年代初学院从窦店搬迁到这里,为花乡乡张家路口121号。它的东边有丰台铁路卫生学校,西邻樊(家村)羊(坊)路,南接菜地,北邻张家路口自然村。当时花乡地区交通尚不十分便利,学校的南边只有一条丰台通往南苑的公共汽车,北边张家路口有一条丰台通往右安门的公共汽车。后来学校的旁边建起了“万年花城”住宅小区,面貌方大有改现,首都经贸大学西门外,349路公共汽车(北京西站——丰台西站)设立了一个汽车站,但那已是后话了。
    从首都经贸大学校园到三环路,步行不快走大约需要20分钟。周媛和郭婧二人在前边走,秦占丰一直在她们的后边跟着。那天也许是快过节了的缘故吧,占丰穿着一身黑色的笔挺的服装,衬托着占丰高大魁伟的身躯,郭婧回过头去看了他一眼,真帅气!她的心里甜丝丝的,怪怪的。
    出首都经贸大学北门或东门有一条向北的马路,它与从丰台通往右安门去的351路的公共汽车路线相交于张家路口自然村。张家路口村东过了中国工商报社大楼再向东,有一条小马路直接通三环南路夏家胡同的过街天桥。
    她们要通过夏家胡同的过街天桥到三环路对面的汽车站去坐车。她俩走上天桥后发现秦占丰没有跟上来,郭婧拉着周媛就返回身去天桥下找秦占丰。
    只见秦占丰倒在地下,身下一摊血迹!血,在夜色中流淌!秦占丰已昏迷不省人事。郭婧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声嘶力竭地呼叫他:“占丰,占丰,你醒一醒,你怎么了?”她把占丰抱在怀里,占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这样不成,得赶紧送医院!”随即就打了110报警电话。
    她站在路边拦截着汽车,过去几辆,最后总算拦住一辆,她用尽全力抱住占丰,在司机的援助下,把占丰送到了丰台铁路医院。在医院经过一番紧张的抢救,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身亡。
    这时的郭婧脑子里一片空白,全身像触了电一样麻木了。半天后她才发现,她浑身上下全是血迹,后背全湿透了。
    占丰是如何被刺伤身亡的,她事后才知道。当她和周媛走上天桥时,一个新疆男子拉开了周媛的双肩背包进行盗窃,周媛全然没有知觉,走在后面的秦占丰立即上前阻止,并询问道:“你在干什么?”这时从占丰的后面又上来两名新疆男子,伙同进行扒窃的那名新疆男子将秦占丰拽下天桥,在天桥下对秦占丰进行殴打,并用刀子将秦扎伤,后三人逃跑。
    29日晚9时,当秦占丰的父母和表哥董志刚接到郭婧打来的电话后赶到夏家胡同天桥时,秦占丰已被送往医院。等到他们赶到医院时,秦占丰已经不治身亡。在秦占丰的左胸、右胸和腹部,各有一处刀口。
    秦占丰的母亲孙彦同志告诉我,占丰被扎伤身亡事件发生后,除了郭婧拨110报警外,还有许多市民也打了报警的电话。丰台公安部门立即投入此案的侦破工作,北京市公安局也高度重视,限令10天破案。丰台公安分局派出9名干警跨省缉凶,三名行凶的嫌疑人在新疆全部落网。秦占丰的父母家人为感谢公安干警迅速果断地破案,特向丰台公安分局和北京市公安局赠送了三面锦旗。
    秦占丰走了。他留下的是他人生短短的十九圈年轮。
    他的父母失去了唯一的儿子。他的母亲孙彦同志在遗体告别仪式结束时因悲伤过度,竟瘫在地上。可怜天下父母心,更何况是秦占丰这样的好儿子,白发人送黑发人,怎不令人痛惜!然而孙彦同志在占丰牺牲后还对人说过这样的话:“如果当时不是他同学被偷,而是过路的陌生人被偷,我相信他也会上的。如果出事那天,他没事,而那两个被送的同学受到伤害,我会背负一辈子心灵的包袱。”她还对占丰上学的首都经贸大学的领导说过:“作为父母,虽然生养了秦占丰,但他能顺利踏进大学校门,能在同学受到危害时刻挺身而出,是学校培养教育了他,是社会这块沃土养育了他,是老师的教书育人,为社会培养有用人才的结果。”
    这是一位深明大义的母亲。
    就在秦占丰牺牲不久,还沉浸在无限悲伤痛思失儿子之中的父母给秦占丰写了一封信,读后更会使人慨叹万分。现截取几段原文以看其父母之博大心胸。

    想念的儿子:
    你还记得吗?从前家里养过一只小狗叫“奔儿”,打那之后你就晋升了哥哥。“狗子哥”、“奔儿哥”、“笨笨”,妈妈对你的爱称总是不一样,曾经那许多的爱称现在都随你而去了,想到这里妈妈泪流满面。
    可爱的儿子,妈妈从没在你面前流过泪。在你短暂而快乐的一生中妈妈从没给过你压力,无论是你贪玩还是丢了东西,无论是考试砸了还是淘气,妈妈总是笑着对你说:“咳!这有什么!老妈小时候也是这样。”对于学习只是问你:“老师上课讲的你听明白了吗?”妈妈从没坐在你身边看着你学习。要考试了,妈妈从没问过你“紧张吗?”所以你给我的感觉是:从不怕考试。你贪玩放学不回家,去踢球、打篮球、去玩游戏机,妈妈从没指责过你。记得妈妈对你说过贪玩是男孩子的天性,这没什么……
    妈妈了解自己的儿子,姥姥给的自行车又丢了,妈妈去看病在车上钱也丢了,在你那年轻的心里你万心痛恨那些社会的渣滓。当你亲眼目睹他们的行为你一定会阻止,妈妈不觉得意外,就是换做妈妈也会这么做的。无论他们是你的同学还是路人,当你瞧着他们受到伤害,如果你没有阻止,老妈反而会觉得意外,就是活着你也会内疚和痛苦一辈子。儿子,妈妈为你自豪!儿子,老妈为有一个敢用自己的肉身对刀子的儿子感到自豪!在老妈的心中,你不亚于堵枪眼的英雄!
    老妈想起你躺在医院那1米91长的身子,那大大睁着的双眼,那张开的大口,就像在叫妈妈,又像在最后的时刻乞求路人的帮助。看着你不知有多深却裂开的三个刀口,一个在乳,一个在乳上一点,一个在腹部。它们是在告诉妈妈当时歹徒扎你是下手多狠哪!老妈抱着你的头没有哭;老妈吻着你那满是凝固血的手没有哭,老妈在你的眼里不会流泪,只有快乐。老妈虽然五音不全却总是唱歌,到现在老妈也弄不明白当我戴着你的MP3学唱歌时你为什么会笑着我们,下辈子我们还想当你的父母,请你不要拒绝。下辈子我们会教你远离危险。
    ……

    占丰儿:谢谢你给我们带来19年的快乐。看着你从小到大那无数的照片就像你昨天的事情,想着你到大学后,老妈打给你那仅有的几次电话,每一次你都会紧张地问:有事吗?我都会说:“老妈想你了儿子,打个电话不行?”你赶快说:“行!行!”你走后我几次拿起电话想拨通那个永远记在心里的电话号码,想对那头儿那个高高大大的儿子说:“老妈想你了儿子!你怎么忘记了和老妈说再见了?我可怜的儿子。”我抛不下那至今不知真相而又令她骄傲还时时念叨你的我那80多岁的老妈,也抛不下你那身体不好的爸爸,不然我会义无反顾地随你而去。
    儿子:看着你躺在八宝山,身上覆盖着鲜红的团旗,妈妈很欣慰。看到有几百人送你,他们都是那样的悲痛,妈妈是那样的从心里过意不去。妈妈现在很后悔,没送你走完那短短的几步人间路。
    儿子:……
    再见!我的宝贝儿!
    想你的爸爸妈妈
    2005年5月

    失去爱子的秦占丰的父母,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失子之痛,他们和普通的北京市民一样,照常过着他们的正常人生活。

    秦占丰为了同学牺牲了,首都经贸大学的师生员工永远怀念他。校方称他为大学生学习的榜样,授予秦占丰“见义勇为优秀大学生”称号,校团委追认他为“优秀共青团员”。
    2005年5月25日,校团委下发文件,要求各院系团学组织于6月10日前开展关于“向秦占丰同学学习”的主题团日活动。
    6月26日,校团委向全校团员青年发出“向秦占丰同学学习”的倡议书,并制作“向秦占丰同学学习倡议书”喷绘海报,贴于东教学楼前团委公告栏。
    6月27日,校党委宣传部整理、扫描部分秦占丰同学生前照片作了秦占丰事迹八块主题展板在校内进行展览。
    2005年8月,北京市丰台区民政局追认秦占丰“北京市见义勇为人员”。
    2005年12月,中共北京市委组织部批复追认秦占丰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市委组织部批复如下:

    关于追认秦占丰同志
    为中国共产党党员的批复
    市委教育工委:
    你委《关于追认秦占丰同学为中国共产党党员的请示》收悉。经市委组织部研究,并报市委领导同意,批准秦占丰同志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中共北京市委组织部(盖章)
    2005年12月13日

    2005年12月29日下午,首都经贸大学隆重举行“追认秦占丰同志为中国共产党党员,追授秦占丰同志为见义勇为积极分子”大会。
    会上,校党委副书记张凡介绍说,根据秦占丰同学生前希望和一贯表现,统计学系学生党支部召开大会专门讨论了他的入党申请,全体党员一致同意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上报系党总支、校党委同意后,报请市委教育工委,追认秦占丰同志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中共北京市委教育工委组织处处长高喜军同志宣读了中共北京市委组织部“关于追认秦占丰同志为中国共产党党员的批复”。北京市丰台区民政局副局长郑胜利同志宣读了丰台区人民政府关于追授秦占丰同志“见义勇为积极分子”称号的决定,并向秦占丰同志的父母颁发了“北京市见义勇为人员”证书。首都经贸大学校长文魁代表学校向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赠送了锦旗。校党委副书记杨军同志宣读了“中共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委员会关于开展向秦占丰同学学习的决定”。
    市委教育工委常务副书记张建明在大会发言中指出,秦占丰同学是一个政治上积极要求进步,胸怀远大理想,热爱科学,刻苦学习,关心集体,乐于助人的好青年。他用鲜血和生命实践了他在入党申请书中的誓言“为了保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在任何困难和危险的时刻挺身而出,英勇斗争,不怕牺牲”。他谱写了壮丽的青春之歌,为广大青年学生树立了学习的榜样。
    秦占丰的母亲孙彦应邀出席了大会。她努力克制着失去爱子的悲痛在会上说道:“占丰儿子从今天起,你就是党员了,你生前的理想和愿望,是由你崇敬的党,喜爱的学校、老师和同学帮你实现的,我替你感谢他们。”会上,秦占丰的母亲还替他向党组织递交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党费。
    首都经贸大学党委宣传部还对秦占丰同学牺牲后的善后活动提出几点建议,其中有:
    建议将秦占丰同学的床位予以保留,可作为“优秀大学生”的教育基地。
    建议有关部门申请在秦占丰牺牲的过街天桥上树立纪念标志物,或将该桥命名为“占丰桥”。
    建议在经贸大学校园内为秦占丰同学塑像。
    2006年9月12日,北京市人民政府追授秦中丰为“首都见义勇为好市民”。随后,又被评为“全国见义勇为先进分子”。
    光阴荏苒,白驹过隙。首都经贸大学恢复了正常的教学程序,桃李满园的经贸大学处处山花烂漫,充满着勃勃生机。占丰的英魂尚在校园中飘荡,他留恋这里。
    郭婧大学毕业后找到了在一家银行工作的单位。她不时打电话问候占丰的母亲。工作之余,她不时抚摸着那个占丰使用过的带血的手机,姑娘将思念之情深深地埋藏在心里。
    占丰,我想你。
    清明时节雨纷纷,孙彦和秦江给秦占丰去扫墓。
    秦占丰的墓坐落在京北昌平区十三陵地区景陵附近的景仰园陵区。与其他墓碑不同的是,占丰的墓碑上刻着是公安部授给他的“全国见义勇为个人证书”,墓盖上刻着“热血男儿”四个大字。郭婧和她的同学到过这里。
    他们到来的时候,占丰的墓碑前放满了不知名的人送上的鲜花。此情此景令前来扫墓的占丰的父母备感欣慰。
    安息吧,占丰!

    版权所有:首都见义勇为基金会 技术支持:首都信息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严里8号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