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基金会简介
理事会
机构设置
章程
  • 第一章 总 则
  • 第二章 业务范围
  • 第三章 组织机构、负责人
  • 第四章 财产的管理和使用
  • 第五章 终止和剩余财产处理
  • 第六章 章程修改
  • 第七章 附则
  •   留言板 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报告文学
    无声的较量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0日 00:00 作者:田也 来源:


    爱的烈火铸就了王硕的正义之手,他用来扼住邪恶的喉咙。——题记

    一、打破寂静
    为了叙述方便,本文暂且撇开见义勇为者王硕不谈,先从盗贼李某说起。
    对于作案的时间、地点,李某这个盗贼事先都把握得天衣无缝,无懈可击,可是他万万没有料到的是,自己这个正常人最终竟然栽在了王硕这个残疾人的手里。
    只是,李某应该明白这样一个最基本的道理:正义终究要战胜邪恶。
    李某是吉林人,来北京好几年了,一心想找个挣钱多又轻松的差事,可是一直没有找到,反倒交了一大堆狐朋狗友。在顺义区,他有好几个铁哥们儿,也就常来顺义混。那些日子,因为吸粉,又没钱花了。干点什么好呢?思来想去,他想在药品上做文章。一来药品不显眼,便于携带,轻易不会引起人的注意,二来好歹弄几盒就值个万八千的。事成之后,要吸粉,还愁没钱吗?
    2004年7月的一天早晨5点半。这个时节正值酷暑,人困马乏。家家户户的空调似乎都统一了号令,整齐化一,加班加点,加速运转,昼夜不停地和主人一道迎战酷暑。因为闷热难耐,住在楼房里的人夜里通常在外面纳凉,直到夜深人静才带着一百个不情愿,磨磨蹭蹭地上楼。进了家门,还要洗洗涮涮。好像那床是瘟神一样,不敢靠近。即使人都躺在了床上,还是久久不能入睡。自然,早晨起床的时间也就往后推迟了。因此,通常早上5点多钟,大天大地一片通亮,可是居民小区的楼前楼后还是空无一人,一片寂静,只有黎明,只有小鸟在茫然的漫步,在回望着夜的足迹。可谓:天破晓,人正鼾!就在这有光亮而无人迹之时,盗贼要干坏事,真是天赐良机。
    在2004年7月初,李某再次来到顺义城区。在经过城区一条马路时,他无意中朝马路北边瞥了一眼,“全新大药房”五个醒目的大红字吸引了他的目光,旁边是“瑞林堂”三个绿色小字,他看中的就是这个。他先是绕着这家药房“踩点儿”熟悉线路。不料,越踩越高兴,以至于踩到最后,像腾云驾雾一般。这是顺义城区一栋普通的楼房,呈L形,由正北折向正西方向。一层是商住两用房,二层以上能住人。他发现,瑞林堂药房在这栋楼房的西侧,门前临着马路,每家的后门都在小区里侧。说是楼区,其实附近就孤零零的这么一栋楼,即使最近的一家饭店,也在这栋楼北面一二十米开外。楼西侧有一小门,楼北侧也有一小门,楼的正北面有一个大门,可谓四通八达。假如遭遇不测,随便从哪个门都可以溜之大吉。这栋楼外面,是一个市场和一条马路,整天车水马龙,而楼背面,在小区居民看来,就像妈妈的臂弯,静谧、温暖而又舒适。楼里的居民们常常在这里打球、散步,活动筋骨。左邻右舍,仨一群俩一伙的在这里聚一聚,聊一聊,也是家常便饭。总之,在妈妈的臂弯里,这栋楼的居民们过着平和而又温馨的日子。而在李某眼里,这个僻静之处,简直就是他干坏事的天堂。
    其实,李某栽在王硕手里,看似偶然,实则必然!
    他李某哪里知道,王硕、崔艳明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人!
    见义勇为者王硕和崔艳明是一对夫妻,多年来养成了一个习惯,早上睡醒了就起床,起来了就出门在楼区里活动活动,从不赖床。他们所谓的活动,就是打打羽毛球。和王硕一样,崔艳明也非常喜欢这项体育运动,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这天早上5点多钟,他们像往常一样,穿上运动服和运动鞋,拿着羽毛球拍,来到了楼下这片寂静的活动区。一到楼外,他们就不约而同地做了个深呼吸,空气真好,活着真好,终于又迎来了新的一天。巧的是,他们打球的位置就在药房后门附近。
    在我采访崔艳明的时候,她告诉我:“我就感觉那天真要出事。一个陌生人在楼下,一边转来转去,一边还骂骂咧咧的,说怎么少一根铁棍儿。那人也就二十出头儿,中等身材,瘦瘦的,我没见过。你想,药房后边护栏上的花盆原来放得好好的,可那天早上我一看,不对呀,花盆被挪动了。还有,好好的护栏忽然就少了一根铁棍儿。我估计是被压力钳子剪断的。那护栏上铁棍的间距本来就大,现在又少了一根,就更大了。他那么瘦,一钻就能进去。几年来,和这么多家天天在一个楼里住着,谁家有什么亲戚,我是知道的,最起码凡是见过的我就有印象,可是我对这人一点儿印象也没有,我心里就多了一根弦。”这些疑点,王硕也看出来了,一个劲地跟我做手势。
    崔艳明说,这时候,我和王硕再也没心思打球了,就上前问那个人是来谁家、找谁的。他说是给人送药的。我一想,也不对啊。送药也不在这时候啊,一般上午8点钟之后有一辆金杯车专门管送药,再说了,送药的也从来不走后门。他的回答支支吾吾,前言不搭后语。我越想越不对劲儿,十有八九是偷药的。说老实话,他是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可是我和王硕加在一起,也就算一个半人,我真担心不是他的对手。

    二、心明眼亮
    崔艳明,正像她的名字,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心明眼亮。
    1978年,她出生在北京市昌平区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家里家外,什么农活累活都干过。因为她的许多亲戚在顺义生活和工作,她也就来顺义上班了。来顺义不久,就认识了王硕。她看上了王硕的聪明、正直和勤奋,王硕看上了她的漂亮、朴实和精明干练。很快俩人就步入了爱河。1999年,作为一个正常人的崔艳明顶着来自各方面的巨大压力,嫁给了王硕。2000年生有一子。夫妻俩平时经营着一个门市部,主要制作标牌和条幅。至今,他们夫妻已共同经营了10年。一路走来,他们相互配合,在凄风苦雨里成长,在灿烂阳光中陶醉,生意也由小到大,一家三口的日子过得甜甜蜜蜜,无比幸福。
    不能不说,身为农民的父母正直朴实的品性,深深地烙印在崔艳明的脑海里,成为她生命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谈起农民,她说话的声音立刻抬高了八度:“我就是农民!农民怎么了?不能瞧不起农民,农民身上的优点许多人身上就没有。再说,要是倒退几十年的话,我们谁不是农民?谁不是农民的后代?”
    和崔艳明交谈,她给我留下两个突出的印象:一是她有强烈的求知欲。别看她只有初中文化,但她的谈吐,让我觉得她完全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高学历的知识女性。她这么对我说,凭她的经验,她的能力,她不次于大学本科。她的知识来源很宽很广,知道得多,用得也多。我不免产生了一个疑问,她的生意那么忙,哪有时间读书学习呢?于是,我问了她一个非常表面化的问题:你获取知识的途径是什么?她却另辟蹊径,先从中央电视台的《开心辞典》节目说起,大谈孔子、子路,又跟我解释成吉思汗的“汗”是什么意思,还跟我解释为什么往热水杯里放青蛙,青蛙就会马上跳出来,而把青蛙放在一个盛着凉水的烧杯里,再逐渐加热,青蛙就会坐以待毙。我听了,觉得一会儿云山雾罩,一会儿又柳暗花明。显而易见,这不是一般的女性,不是一般的生意人,而是一个内涵非常丰富的智者。由这样的人来对付一个盗贼,虽力不足,但心有余。其实,小崔的观点和王硕如出一辙。结婚之初,崔艳明觉得自己学历低,想去学点什么,拿个什么毕业证书之类的。可王硕坚决反对,他说,你还学什么呀,第一,你不用去单位上班,要那张文凭有什么用?第二,有实际能力比什么都强。你的实际能力比很多大学本科毕业的都强。一番话,说得崔艳明心服口服,还心里美滋滋的。最起码王硕从心里认可了自己的能力,这就比什么都强。如今她又用这些观点来引导自己的孩子了。在王硕的影响下,崔艳明变得更加务实,更加注重能力的提高。第三,她的心态非常阳光。我对她说,你的心态那么阳光,很难得啊。她却蜻蜓点水一样浅浅地说,其实,我们家里人特别是我公公心态都挺阳光的。我的婆婆常常带我孩子出去玩,每次我婆婆都给孩子做记录,孩子说了什么呀,做了什么呀,记得特细,拿来给王硕看,他看了特高兴。我们一家人,包括他们家这头儿的亲戚全这样,一天到晚总乐呵呵的,没有委靡不振的时候。
    可惜,这天早晨的阳光并没有及时地照到王硕和崔艳明的身上。他们起得太早了,崔艳明想到外边找人,壮大捉贼的实力,但没有找到。当崔艳明只身回来的时候,看见那人已打开药房的后门,正从里面往外拎袋子。一眨眼的工夫,两个满满的袋子就放在了楼外。本来你是说送东西的,怎么又往外拎东西呢?崔艳明觉得越来越不对劲儿。
    有意思的是,把两个袋子放到楼外后,他还朝楼里煞有介事地喊了两句:“姐,药我放下面了。”然后,他就朝楼区外面走去。不一会儿,就开过来一辆出租车。很显然,是他找来的车,他想跑掉!
    王硕跟崔艳明交换了一下眼色:绝不能叫他逃走!崔艳明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是啊,她太了解自己的老公了。这才是王硕,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这才是她当初就佩服得五体投地的顶天立地的那个男人。她当初没有看错,也没有嫁错这个人。她心里暗暗地竖起了大拇指。她为自己有这样的一个老公而骄傲,而自豪!

    三、一手擎天
    当王硕和崔艳明齐刷刷站在李某跟前时,真的把他吓了一跳。毕竟,做贼心虚啊。本来想,大清早的,谁那么早起?可是他想错了。于是,他只得想尽一切办法来伪装自己,什么乱骂一通,什么送药的,什么喊姐姐,想以此来麻痹他们。他还有这么一个侥幸心理:这年头,都忙着挣钱,管闲事也不落好,谁还爱管闲事?可是没想到,他们俩却不错眼珠地盯上自己了。不由自主地,他心里也有一点点紧张了。但是,他把钥匙还是始终拎在手里,做出一副故作轻松的样子。
    当李某仔细打量眼前这俩人时,心里真的又轻松了许多。男的和女的看上去都比较瘦小枯干,男的多说有一米七二,女的更矮。一看就没什么力气,风一吹准能把他们刮倒。假如跟自己较量,他们根本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顿时,李某又信心倍增了。
    李某继续按计划行事,尽管身边一直站着那个男的,但他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始终没有制止他。李某心里暗暗高兴。可是,就在他把一个袋子放到车后座上时,王硕却突然一个健步,冲到车门前,瞪着眼睛,啜的一下,伸手把袋子从车座上扽下来,重重地放在地上。
    这一来,李某可傻了眼,但他马上就反应过来,立刻推开他,再次把袋子拿上车。
    我们的王硕岂能忍让?你敢给我魔高一尺,我就敢给你道高一丈,看谁横!不信我降服不了你!这就是王硕!
    就在这时候,李某又有了一个惊喜的发现,他的对手竟然是个聋哑人。李某心想,就说你比我健壮,但终究是残疾人,你一个残疾人也敢跟我一个正常人较量?真是不自量力!立刻,李某的胆子又大了起来,浑身上下力量倍增。
    李某把袋子拿上车,又被王硕拿下来;拿下来,又被拿上去,这样几个回合之后,两人扭打在一起。李某气急败坏,攥紧手里的钥匙,把带尖儿的那头直朝王硕的太阳穴狠狠地戳去。王硕因为躲闪不及,被扎中。他忍着疼痛,仍死死揪住他不放,言外之意,今天就是叫贼扎死了,我王硕也绝不会后退半步,也绝不会放过他!
    在这个异乎寻常的对手面前,李某怎么也脱不了身,只剩下喘粗气和干瞪眼了。
    李某哪里知道,王硕在上学期间,就爱打抱不平。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从北京到上海,在王硕的求学历程上,许多老师给王硕写过不同内容的评语,但是,他们的评语里都有一个共同的词语,这就是王硕“爱管闲事”。
    李某哪里知道,王硕从小到大,是一个在挫折面前不断进取的人。一个聋哑人,成长为一名大学生,能够只身远赴上海求学,靠的是什么?靠的是敢于向一切困难挑战的雄心壮志,靠的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坚强毅力!在这样的人面前,他李某又算什么呢?真是渺不可言!
    总之,遇到王硕这样的强手,他李某还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不知不觉,鲜血顺着王硕的脸颊淌了下来,他全然不顾,继续和李某扭打。这鲜血是正义的洪流,定会冲毁世间的邪恶。这鲜血是力量的勃发,足以令世间懦弱的心灵震撼不已。
    60年前,正是有了成千上万的革命烈士发扬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的精神,才有了新中国的诞生。今天的王硕,一手擎天,高举正义,摧毁邪恶。他是新时期的董存瑞,是正义的形象代言人。
    生命诚可贵,正义价更高!王硕精神在,邪恶休逞狂!

    四、一臂之力
    王硕和李某激烈搏斗时,李某找来的那个出租车司机都看在眼里。崔艳明本想叫他去报警,但他却以不了解情况为借口,开着车子离开了案发现场。
    王硕继续和李某搏斗。这时,一个中等个头儿,眉毛很浓,体形偏胖的人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他叫史自会,也是一个出租车司机。原来,是刚才把车开走的那个司机在门口碰见史自会,跟他说,里面逮着一个偷药的,打起来了,你赶紧看看去吧。看来,那个临阵退却的司机还是有一点点良知的。
    史自会看见两个人扭打在一起,他们旁边有两个编织袋,他打开一看,里面果然全是药。但他不知道谁是偷药的。此刻,王硕在崔艳明的帮助下,已把李某制伏,并紧紧地按住他的胳膊。崔艳明指着李某,声嘶力竭地说:“他偷药,他偷药!”
    史自会二话没说,立刻冲上去,帮王硕按住李某。崔艳明赶紧跑到楼上一户居民家打电话报警去了。
    李某几次想挣脱,但都以失败而告终。李某一看动硬的是不灵了,想变变花招。贼眉鼠眼一转,计上心来。
    他开始用哀求的口气说:“大哥大叔,你们饶了我吧。”
    “现在知道后悔了,晚啦。”史自会说。
    “您把我放了,我肯定会来好好谢您的。”
    “我告诉你,你死了这条心吧,放你?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你把这小伙子扎伤了,你知道不?”史自会越说越有气。
    李某看见崔艳明报警回来了,大概感到末日来临,口气马上又变得强硬了起来,一边使劲乱挣,一边跟史自会和王硕嚷嚷:“反正我也关不了一辈子,等我出来再找你们算账,你们等着!”
    李某看着王硕,咬牙切齿地说:“我还告诉你,我是吸毒的,我身上有传染病,反正你受伤了,破皮儿了。我好不了,你也好不了。”
    王硕反倒把他按得更紧了。
    这时候,又过来一个骑摩托的,他叫刘大勇,是石园北区居委会的工作人员。接到报案,他赶紧从家里跑了过来。史自会正好还有别的事要办,他把自己一直按着的李某的一只胳膊交到了刘大勇手里。刘大勇继续按着。别人问史自会叫什么,他只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就走了。这就是史自会——助见义勇为者王硕一臂之力的好心人。
    接警的民警及时赶到了现场。在三个威严的警察面前,李某的头终于垂了下来。
    我问崔艳明,当时你没害怕吗?她笑了笑说,当时倒没觉得怎么害怕,更没想到后来因为见义勇为而受到表彰。过后,越想越怕,谁经历过这种事啊。当时,派出所叫我去做个笔录,一路上,我还浑身打哆嗦呢。这事都过去半个多月了,我还浑身没劲,就是缓不过来。
    崔艳明不无担心地说,因为王硕头上流血了,手臂和胸部等许多地方也受了伤,偷东西的人又是吸毒的,我真害怕他会不会有什么传染病。后来居委会派人带王硕到医院检查,还打了破伤风针,我这才放心了。
    小崔还告诉我,她听说李某在戒毒所养得白白胖胖的,就提心吊胆,生怕他出来后会报复。自己毕竟有固定的住处,而他却是流动的。你不记得他,他还记得你呢。好些天都心惊胆战的,夜里睡觉都不踏实,眼一合上,李某就龇牙瞪眼的站在跟前。
    史自会、刘大勇,还有一些好心人,他们在王硕不畏强暴、见义勇为的过程中,都助了一臂之力。就是这看似微不足道的一臂之力,保护了王硕免遭盗贼的进一步伤害,使盗贼最终被绳之以法。可以说,王硕最终能制伏盗贼,靠的是正义的力量,正义让他无所畏惧,正义才赢得了好心人的帮助。
    有些歹徒之所以在众目睽睽之下肆意行凶并能逃之夭夭,从某种角度说,我们并不缺少见义勇为的主将,而是缺少关键时刻肯伸出一臂之力的好心人。
    我问崔艳明,你怎么看待见义勇为的行为?她跟我侃侃而谈。她对这种事的一个基本定位是:既要阻止违法犯罪的行为,使生命财产免遭损失,同时,还要保护好自己的人身安全。这就要靠智慧,靠经验,不能莽撞行事,赔了夫人又折兵。许多情况下,不能强攻,而要智取。
    2004年12月,顺义区人民政府授予王硕“顺义区见义勇为积极分子”荣誉称号;2005年6月,北京市人民政府授予他“首都见义勇为好市民”荣誉称号。

    五、力量之源
    2009年7月中旬,离王硕见义勇为事件发生整整五年之后,出于采访的需要,我走近了王硕和崔艳明,走近了王硕的父母。这期间,“以卵击石”这个成语在我心灵的陆地上东奔西跑,闯荡出许多条宽窄不一的道路,直到我落笔成文之时,才条分缕析,整合出这么两条宽阔的思路:从生理上说,王硕是聋哑人,是弱者,属于卵;李某四肢健全,是正常人,属于石;可是,从人的内心世界上说,王硕是一块顽石,李某则是一枚小卵。坚不可摧的顽石终究会打碎皮薄如纸的破卵的。
    一个人,外在的强大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心灵的强大,一颗强大的心灵才是不可战胜的。在和盗贼无声的较量中,王硕作为一个残疾人,能以血肉之躯制伏盗贼,无疑,说明他有一股强大的力量。那么,这力量的源头究竟在哪里呢?
    带着这个疑问,我走近了王硕的父母。我猛然发现,原来,王硕的头上有两圈耀眼夺目的光环。
    一圈光环是家庭之爱。
    王硕,1972年出生在顺义李桥镇一个村子里。22岁毕业于上海徐汇区大学美术班,23岁开始从事个体经营,24岁生意步入正轨,26岁与崔艳明结婚。非常遗憾的是,他出生时,因为医院医护人员技术水平低下,用药不当,造成终生聋哑。因为聋哑,王硕无法用嘴说话,只能用笔把想说的话写在纸上。他“告诉”我,他非常感激父母的养育之恩,父母一直坚持不懈地克服各方面的困难,把自己培养成一名大学生,而没有像有的家庭那样,把残疾的孩子抛弃,任其自生自灭。令他记忆犹新的是,当自己想到上海读大学,担心家里付不起学费时,父母反倒毫不犹豫,当即表态:即便借钱也支持他上大学。在这里,限于篇幅,我不想再一一记录那些发生在王硕和父母之间的催人泪下的感人情景。我要说的是,他的父母为了把他培养成才,风里来,雨里走,流了许多泪,吃了许多苦。他的父母和我谈起那段经历时,万般感慨。但是,从他们言谈话语中,流露出的更多的是欣慰和自豪。争气要强的父母培养出了一个争气要强的孩子。当然,他还有一个好弟弟,和他一同承受风雨。王硕结婚成家后,崔艳明悉心照料他的生活,帮他打理店里的生意。浓浓的家庭之爱使王硕的心灵得到了充足的营养。王硕自谋职业之后,时刻想着怎么对父母尽孝心,为家庭尽责任,为妻子为孩子尽义务。父母和妻子爱王硕,王硕更爱父母和妻子。他母亲对我说,王硕刚会走路时,要是看见妈妈在灶前蹲着烧火做饭,就马上拿板凳放到妈妈屁股底下。惹母亲生气了,他真诚道歉。母亲缝被子时,针纫不上了,他接过来,帮着纫。父亲修自行车时,他不用指使,就在边上为父亲递扳手,递改锥。王硕结婚后,在自己的三口之家里,主动承担家务活。平时,孩子放学后,或者节假日,王硕只要有时间,就带孩子一起玩,让孩子充分体验到父爱和童年的快乐。王硕,堪称一个好儿子,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父亲。在这圈爱的光环里,王硕的精神境界得到了升华。
    另一圈光环是社会之爱。
    从聋哑学校的老师,到娄金财等社会上的一些热心人士,再到王硕父母的亲朋好友,都向王硕伸出了热情援助之手,社会关爱王硕,王硕更关爱社会。王硕立足自己的生意,以不服输的品行,严谨细致的作风和一流的工作质量给予了客户很好的回报。尽管他聪明,悟性好,但是,对客户的活儿仍然精益求精,不敢有半点的马虎大意。王硕的生意越来越好,信誉也越来越高。邻居家的孩子玩的气球不小心挂到了树上,他主动给够下来。邻居大妈家的灯管坏了,他主动给换上新的。眼里有生意,心中有善意,这就是王硕!在这圈爱的光环里,王硕的精神境界得到了进一步提升。
    就是在这两圈爱的光环的照耀之下,王硕养成了战胜困难和助人为乐的品格,凡事不做则已,做就做到最好。不达目的,饭可以不吃,觉可以不睡。为客户干的活儿稍微不理想,他就发脾气。也只有在这时候,他才发脾气。他发脾气的方式也很特别,手里的工具,什么尺子、钳子、刀子,他都敢“啪啪”的往地上摔。
    就是在这两圈爱的光环的照耀之下,王硕养精蓄锐,积蓄了巨大的人格力量,也为他赢得了一连串的荣誉,顺义区和北京市的各类媒体都报道过他的先进事迹。由此看来,貌似强大的盗贼成为他的手下败将,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了,真是李某不败,王硕不容,天理不容!
    正是为了报答家庭的养育之恩和社会的关爱之情,1995年,王硕冒着巨大的风险,自己开办了一个美术服务部。从此,走上了个体经营的道路。
    家庭和社会送给王硕一片绿叶,王硕就送给家庭和社会一个完整的春天!知恩、感恩、报恩,这就是王硕。爱,是王硕见义勇为的力量之源!
    提起王硕的过去,王硕的母亲告诉我,那一年,小王硕还不会走,只能爬。当时,小王硕和父母一起,还住在村子里。在老家的西侧墙外,有一条20米长的土道。道边上是一排槐树,一片阴凉,花香阵阵。大人们只顾干活,小王硕就昂着大脑袋,在地上刺啦刺啦地爬着玩。从道儿这头爬到那头儿,还不时回头看,生怕别人追上他似的。向前冲,争第一,这就是过去的王硕,也是现在的王硕,更是永远的王硕!
    现在,王硕的名气越来越大,生意也越做越火,活源遍及顺义各委办局、各乡镇,远的做到了北京城里及部分远郊区县。这样也好,就让我们这位可亲可敬的见义勇为的好市民做一路生意,撒一路大爱吧。

    版权所有:首都见义勇为基金会 技术支持:首都信息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严里8号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