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基金会简介
理事会
机构设置
章程
  • 第一章 总 则
  • 第二章 业务范围
  • 第三章 组织机构、负责人
  • 第四章 财产的管理和使用
  • 第五章 终止和剩余财产处理
  • 第六章 章程修改
  • 第七章 附则
  •   留言板 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报告文学
    那一刻,他只有一个念头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0日 00:00 作者:刘立仁 来源:


    2009年7月16日,入伏的第三天,一大早便格外闷热。上午9时,在朝阳区民政局一间清凉的会议室里,我采访了被北京市人民政府授予“首都见义勇为好市民”荣誉称号的杨建国。
    在此之前,我大致了解了一些杨建国的情况:他1972年10月出生,在北京市朝阳区东坝乡七棵树居住,现在是北京市燃气集团第五管网所的高级管道工。
    杨建国是和妻子一起来的。他中等个头,有点发福,穿着一件红色的T恤衫。他的妻子穿戴得也十分朴素。握手寒暄后,我们很快进入了正题,说起发生在2007年1月23日的那起抢劫案。
    抢劫突然发生
    那一天下午4点40分左右,杨建国骑着摩托车经光华西路下班回家。马路很窄,只有两辆汽车的宽度,加之马路两边还有报亭、商贩、行人什么的,弄得马路很容易堵塞。
    杨建国跟在一辆金杯面包车的后面缓缓而行。不知为什么,金杯车停住了,杨建国只好跟着停下。空气中弥漫着糖炒栗子的香味,路旁报亭的一个中年男子正可着劲儿地吆喝:“晚报!晚报!北京晚报!法制晚报!”杨建国见前面的金杯车没有动弹的意思,正琢磨趁机买份晚报,再来一斤糖炒栗子,他甚至想到了儿子看见糖炒栗子的笑脸。这时,只见从金杯车车头那边窜出一个小伙子,拎着一个包,飞快地跑着。紧跟着,一个50多岁的老头儿,一个没看清多大年纪的女人也从杨建国身边跑过。
    杨建国瞅了他们一眼,没多想什么。这时,又有两个年轻女子跑了过来,边跑边上气不接下气地喊:“抢……抢钱了!有人抢钱!截住他!截住……”
    杨建国扭头看了一眼,那个小伙子还在马路上飞奔,他立即调转摩托车,追了上去。人多,路窄,杨建国不敢也不可能把车开得很快。追了100多米,路到头了。杨建国停车四顾,飞奔的小伙子没了!跟着跑的老头和女人没了!喊“抢钱了”的两个年轻女子也没了!
    杨建国使劲眨了眨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这时,他看见一个小伙子从旁边的楼前走过,穿着黑夹克,提着蓝色的牛仔包。是他?是他吗?杨建国一时不敢断定,但又不能轻易让这个可疑人走掉,情急中,他下了摩托车,大喝一声:“站住,把包放下!”
    杨建国面临着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眼前这个小伙子不是抢劫嫌疑人,面对杨建国的呼喊,他可能诧异、可能愤怒、可能……杨建国肯定要费一番口舌和人家解释甚至道歉;一种可能是眼前这个小伙子正是抢劫嫌疑人,面对着拦路虎杨建国,他可能弃包而逃,也可能玩命一搏……
    不幸的是,杨建国面对的正是后者。
    那个小伙子站住了,左手拿着一把一尺来长的尖刀,右手拎着包,喘着粗气,冷冷地对杨建国说:“你少管闲事,管闲事我就扎死你!”
    杨建国此时有两种选择:一种是骑上摩托车走人,或去报警;一种是拼命也要截住抢劫嫌疑人。
    可敬可佩的是,杨建国选择了后者。只见他右手拎起摩托车的头盔,先下手为强,狠狠地向那个小伙子砸去!与此同时,左手去夺那个牛仔包。那个小伙子显然没有想到杨建国这一招儿,慌忙用刀去挡头盔。一霎间,头盔上的玻璃碎了!那个小伙子顺势扔下牛仔包,拎着刀跑进了楼群。
    天色渐渐黑了,四周冷冷清清的没有一个人。杨建国拿着破碎的头盔和从坏人手里抢回的牛仔包,没有继续去追那个小伙子,而是沿原路退回,去寻丢包的失主。
    杨建国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看了一眼牛仔包里的东西:竟然是钱!多半袋子的钱!他怕失主着急。谁这么多的钱被人抢走了能不着急?
    杨建国骑着摩托车回到了报亭,一群人围着警察说着什么。杨建国仔细一看,有两个似乎是刚才追坏人的女孩儿。
    杨建国挤进人群,问那两个女孩儿:“这个包是你们的吗?”两个泪水汪汪的女孩儿,眼睛立刻放出了光芒,异口同声说:“是!是我们的!”
    杨建国问:“里边装的是什么?”两个女孩儿犹豫了一下,其中一个岁数稍大的说:“钱,一笔公司的货款。”杨建国还想问钱的数目,警察说:“有事咱们所里说吧。”
    杨建国随着警察和两个女孩儿来到了建外派出所。不一会儿,女孩单位的领导也到了。当着众人的面儿,两个女孩儿清点了牛仔包里的钱,点了两遍,包内有99300元钱。“本来有15万的。”杨建国听见那个岁数大的女孩儿说。杨建国想起,刚才发现那个拎包的小伙子时,他正往怀里揣着什么。“肯定被那拎包的坏蛋拿走了一部分。”杨建国脱口而出。
    “能夺回10万元钱就谢谢您了。”女孩儿单位的领导握着杨建国的手道。杨建国说:“当着警察同志的面儿,查查我身上吧。”那位领导连忙说:“不要了吧。没有这个必要吧。”杨建国坚持说:“查查吧,大伙儿都踏实。”
    杨建国骑着摩托车回到东坝七棵树的家里,已是深夜了,一家人都在等他。听他说了事情的经过,爸爸伸出大拇指说:“儿子,好样儿的!”回到自己屋里,妻子问他:“建国,你不害怕?”杨建国说:“我怕什么?我为什么怕?”
    采访时,听了杨建国叙述了他见义勇为事迹的详细经过后,我提了一个许多记者在这个场合经常提到的问题:“那一刻,你在想什么?”
    杨建国问:“哪一刻?”
    我说:“调转车头去追抢包嫌疑人的那一刻,面对坏蛋持刀威胁的那一刻。”
    杨建国干脆地说:“那一刻,我只有一个念头:截住歹徒,夺回财物!”
    荣誉悄然降临
    这件事发生之后,杨建国没有向单位汇报他见义勇为的事迹,甚至和朝夕相处的同事、朋友也没有念叨过。他不是刻意隐瞒,而是觉得这是他应该做的。这和他上班干活儿、回家过日子一样,天经地义,没什么可说的。
    可有人仍然惦念着这件事,也应该惦念着这件事。被抢单位的有关部门,事后没有送礼物送现金送锦旗对杨建国表示谢意,而是把杨建国的事迹上报给朝阳区民政局,推荐杨建国为“见义勇为积极分子”。
    2007年5月23日,朝阳区人民政府授予杨建国“朝阳区见义勇为积极分子”荣誉称号。随后,各种荣誉接踵而来,2008年8月29日,杨建国被北京市人民政府授予“首都见义勇为好市民”荣誉称号。2008年12月,杨建国又被首都见义勇为基金会授予“京华见义勇为奖”。
    一些媒体也陆续报道了杨建国见义勇为的事迹。《北京日报》在“2007年首都见义勇为好市民候选人事迹简介”栏目中,介绍了杨建国的事迹。北京电视台《北京您早》栏目以《见义勇为英雄谱,一身正气杨建国》为题,推出了杨建国的事迹。朝阳有线“今日点击”栏目、《中国文明网》也先后以《英雄杨建国》《北京杨建国勇斗持刀抢劫犯》为题,报道了杨建国的事迹……
    一时间,过着平凡生活的杨建国,被鲜花、掌声、奖金所簇拥;一时间,一个普通朴实的管道工,头顶上笼罩着诸如“英雄”“勇士”“壮士”之类的桂冠。
    对此,杨建国有何感受?对这个问题,杨建国的回答是:“政府、社会给了我这么多的荣誉、奖励,我很高兴,证明我做对了,说明正气永远压倒邪气。这样,也能鼓励更多的人能见义勇为,让我们的生活更安全、更美好。但这并不代表我杨建国有多么了不起,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
    面对杨建国简短的回答,我丝毫不怀疑他的真挚和诚意。但是,面对持刀的抢劫犯,肯定有人袖手旁观,也一定有人落荒而逃,甚至还有人趁火打劫,想捞上一把。而杨建国为什么能毫不犹豫、见义勇为呢?
    对这个问题,北京电视台《北京您早》栏目给了这样的回答:“杨建国身为一名普通的燃气集团的管线工作人员,细心、责任是他的使命。而面对实行抢劫的歹徒时,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让他将危险置之度外……5分钟的快速反应改变了事态的发展,为追回公共财物赢得了时间。这和杨建国的工作性质有不可分割的关系。燃气管道的维护人员,也是市民的保护神,及时处理突发情况,将损失降到最小,是他们的责任。平时杨建国就是一个开朗健谈热心肠的人,工作中严格要求自己也是出了名的,各种荣誉证书,记录下杨建国认真的工作态度……”
    《北京您早》的答案,无疑是正确的,但我觉得还有延伸扩展的余地。
    1972年出生的杨建国,受传统教育的影响还较深,从小时候起,邱少云、罗盛教、董存瑞、黄继光等英雄的光辉形象便在他的心中扎根发芽。上小学时,学校请了一个舍身救了两个小孩的英雄作报告,也曾深深地打动过杨建国,他下决心要学习英雄们的精神:关键时刻,奋不顾身,舍己救人。
    没有大事考验,零碎的小事照样能锻炼人。杨建国在单位、在家里确实是个热心肠,乐于助人。看见有人推车上坡吃力,杨建国必要助一臂之力;有人和他打听道儿,他每次都说得格外仔细,恨不得用车把人送去;一个朋友发烧了,杨建国把他送到医院,帮他挂了号,买了药,还陪这位朋友打了半夜点滴,又把朋友送回家。回自己家自然晚了,和妻子实话实说,妻子说:“您可真够实在的,明天你不上班了?”杨建国说:“他得了病本来就难受,我不忍心丢下他一个人不管。”
    一次杨建国下夜班,在从东坝到七棵树的途中,在摩托车灯光的照耀下,他看见一个小姑娘独自在路边走。“谁家的孩子,这么晚出门也没人做伴?”杨建国心里正这么想,突然发现这个女孩儿像邻居家的姑娘。他把车停在女孩儿身边,轻声细语地问:“丫丫,你是丫丫吧?”小姑娘开始吓了一跳,很快也认出了他,叫道:“杨叔,是您!”杨建国让丫丫坐上了摩托车,问:“怎么这么晚了才回家?”丫丫说:“同学过生日,一高兴多玩了会儿,错过了末班车。”邻家的父母正为孩子这么晚没回来着急呢,见杨建国用摩托车把孩子送到家,上来就质问自己的孩子:“你这个死丫头,为什么不给家里打电话?给你打也不接?”“我手机没电了!”杨建国趁他们一家说话,悄悄回了自己的家。第二天上班,一出门,丫丫的爸爸正在院外候着杨建国,见了面就说:“建国,抽烟,抽烟。昨天晚上……”杨建国骑上摩托车一溜烟儿地跑了,扔下一句话:“街坊邻居的,你这样客气可有点远了!”
    2008年春节里的一天,杨建国在屋里和一个朋友喝茶、看电视,屋外的鞭炮声响个不停,在屋子里都闻得到呛鼻的火药味。两个人聊得正开心,忽然听见外边有人喊:“着火啦!着火啦!沙发厂着火啦!”杨建国和朋友跑出院子,看见不远处的沙发厂浓烟滚滚。杨建国知道,沙发厂里堆满海绵、木料,火一旦着大了后果不堪设想。杨建国和朋友直奔沙发厂的警卫室。工厂虽然放假,保安人员少了,可灭火器不少,加上杨建国的朋友又曾经当过消防员,在他们的奋力扑救下,当消防车赶到时,火已扑灭。事后分析,火灾是放鞭炮引起的。
    一次上班巡线时,杨建国走到安定门永康胡同口,看见一个20多岁的女孩儿在地上打滚儿,她的父母站在旁边束手无策。急救车来了,医护人员要抬女孩儿上车,女孩儿又抓又挠不肯上担架。旁边一群看热闹的人谁也不敢伸手相助。杨建国二话没说,按住姑娘的双臂使她不能挣扎。姑娘咬他啐他,他也坚持不松手。在杨建国的帮助下,姑娘被送上了救护车……
    俗话说:“习惯成自然。”杨建国就是这样,一点一滴,日积月累,“闲事”管多了,管惯了,遇到歹徒抢劫这样的大事,才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
    生活依然继续
    杨建国从1988年到现在,在燃气公司(煤气公司)工作了21年。他的工作很简单,每天骑着自行车,在责任区里巡线。他的工作责任很重大,一点小事处理不当,便会引起不可估量的损失。笔者让他说说本职工作,他轻描淡写:“干活呗,大伙都这样。我一个人什么也干不成。”
    21年来,杨建国从一名普通管道工变成了高级管道工。他本来还有机会变成技师的,但却错失良机。中午吃饭时,他向笔者透露了这样一件事:一次公司举办技能大赛,前几名可以直接晋级技师。以杨建国的资历和技术水平,他理所当然地参加了这次大赛,并顺利进入了前40名。还要经过一轮的考试,取前20名;然后再考,前几名就有机会晋升技师了。可没想到的是,杨建国在进20名的考试中,面对着几个熟悉的考官,面对着平日背得滚瓜烂熟的试题,脑子里竟然一片空白,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走出考场,部门经理问他考的是什么,考得怎么样,他把十五道考题一一背出。部门经理祝贺他马到成功,他却沮丧地说:“您别夸我了,还是骂我一顿吧。您别看我现在明白,刚才我在考场交了白卷。”弄得部门经理哭笑不得。就因为怯场,杨建国至今没有再申请去考技师。
    类似这样不可思议的事在杨建国身上时有发生。前些日子,在北京国际饭店举行的“京华见义勇为表彰大会”上,杨建国应邀发言。发言稿不长,以杨建国的记性,本应脱稿讲演的。可他却照本宣科,紧张得要命,眼皮都不敢抬一下。问他何以如此紧张,杨建国说:“底下那么多听众,那么多照相机、摄像机,我特害怕!”
    哈,面对歹徒的利刃毫不畏惧、奋不顾身;面对单位的考官、热情的听众和媒体,却紧张得大脑一片空白,不敢抬眼皮,这就是杨建国,这就是37岁的杨建国。
    对杨建国的脾气秉性,他的妻子周术青更有发言权。她说:“别看建国表面上大大咧咧的,实际上他心有时很细。”周术青给笔者讲了这样一件事:1992年,周术青在朝阳医院上班,杨建国经常把自行车放在医院,借此增加两人见面的机会。一次,周术青不慎受伤,请假回了老家廊坊。杨建国来朝阳医院取车,听到周术青请假了,十分不放心。平日里,周术青轮流住在她二姨三姨家。为了寻找周术青,杨建国先去了周的二姨家,又去了三姨家,都没见到人。第二天一大早,杨建国骑车直奔廊坊。杨建国没去过周术青家,只听说周术青家在廊坊王村。寻到王村附近,才知道有南王村、北王村,杨建国不知周术青到底住在哪个王村。正当他在村头为难时,来了个姑娘,他连忙问:“大妹子,你知道周术青家在哪个王村吗?”姑娘打量了他一眼,问:“你是周术青什么人?”杨建国硬着头皮说:“男朋友。”姑娘一听乐了,说:“我和她是邻居,男朋友都找上门来了,也没听她说一次。”在姑娘的帮助下,杨建国来到了周术青家。周术青见杨建国突如其来、自天而降,一激动,眼泪立马流了下来……
    对杨建国的细心,我们通过在抢劫案发生后,他主动要求警方和被抢单位检查自己的身上,以洗清嫌疑,也可以看出。
    如今,杨建国和周术青的儿子都10岁了。说起宝贝儿子,杨建国说:“这孩子胆小、贪玩,学习一般。对他的未来,我不设计,也不强求,他想游泳,咱掏钱让他进训练班;他不想干的事,我强迫也没用。动不动这孩子就拿他奶奶、爷爷当挡箭牌,我这还没怎么着呢,爷爷、奶奶先护上孙子了……”
    杨建国说话时,周术青眨着大眼睛在一旁听;周术青说话时,杨建国眯着眼睛在一旁看;俩人不抢话,不抬杠,夫唱妇随,十分默契。
    听杨建国、周术青夫妇说,他们三口人,哥嫂三口人,加上老爸老妈,一家八口,前两年,还有奶奶,都在一起过,一个锅里吃饭。“我们家特和睦,从来不吵架。家有千口,一人做主,我爸管家,我妈持家。我上边还有哥嫂,一般的家务事轮不着我操心。这也许是我性格开朗的原因之一吧。”杨建国笑道。“别听他吹,他这个人,讲义气,家里的活儿也指不上他,别人的事,特上心。”周术青接着杨建国的话头说。妻子的话是对丈夫的表扬还是批评,我一时也没闹清,也许兼而有之吧。
    采访中,笔者还了解到杨建国业余没什么特别的爱好。他抽烟不喝酒,爱打台球,爱听流行歌曲。对于未来,也没什么设想,“和从前一样,踏踏实实地工作、生活、做人。”他淡淡地说。看不出一点英雄、勇士的样子,纯粹是邻家的一个大男孩。


    版权所有:首都见义勇为基金会 技术支持:首都信息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严里8号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