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基金会简介
理事会
机构设置
章程
  • 第一章 总 则
  • 第二章 业务范围
  • 第三章 组织机构、负责人
  • 第四章 财产的管理和使用
  • 第五章 终止和剩余财产处理
  • 第六章 章程修改
  • 第七章 附则
  •   留言板 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报告文学
    守望青山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0日 00:00 作者:杨树德 来源:


    勤劳、淳朴、坚强的人们,世世代代守望这一方苍翠连绵的青山。因为这是他们的家园,这是他们的精神、他们的传承、他们的根!
    ——题记

    房山区的霞云岭地处深山,有218平方公里,是全区面积最大的乡。从区政府良乡出发,沿着弯弯曲曲的108国道行驶60分钟以后,便投入了她绿色的怀抱。
    霞云岭从东到西40公里,由南至北15公里,108国道纵贯全境。国道两侧,山峦重叠,青山连绵,环境优美,景观奇特,西、南、北分别与河北省涞水县、京郊门头沟区毗连,是大石河的发源地。
    这里坐落着京西南第一峰——海拔2161米的白草畔,被誉为“北方石林、京都天山”。这里物产丰富,有薄壳香核桃、龙王帽仁杏、云岭磨盘柿、御贡红宵梨、大红袍花椒等干鲜果品和红腿香椿、茼蒿等;漫山遍野生长着油松、侧柏、落叶松、柞树、山杨、白桦等树种;还有那一片又一片青青的草场,全境的森林覆盖率达到了7253%。被列入国家重点保护之列的野生动物有上百种,亚洲大足鼠耳蝠——食鱼蝙蝠为全球奇有。
    由于具备着得天独厚的浓浓的绿色生态环境,2005年12月,霞云岭被国家林业局批准为国家森林公园,成为集度假、休闲、养生于一体的旅游胜地。这也是华北地区第一大森林公园。
    这一方郁郁葱葱的青山,构成了首都西南一道厚厚实实的生态屏障,在市委、市政府实施“绿色北京”的战略中,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同时,对当地经济实现良性的、可持续发展也奠定了坚实的、弥足珍贵的基础。然而,为了守护、建设这一方青山、这一片乐土,祖祖辈辈生活在大山里的、淳朴的乡亲们,付出了多少的心血?做出了怎样的奉献?“首都见义勇为好市民”郑淑婷就是他们中杰出的一员。


    郑淑婷,霞云岭乡上石堡村一个普通的、贤淑的农家妇女。在她那娇小的身体里却蕴涵着果敢、坚韧的力量。
    2004年3月29日,清明节前的一个周末。按照当地习俗,人们已经开始了祭奠先人的活动,上坟烧纸是不可少的。然而,护林防火是山区的头等大事,在山里用明火是绝对禁止的。可是在密密的山林中,往往有个别以身试法却心存侥幸的人。正是由于这种人的作为,才引发了一场无情的山火!
    这天上午10点钟左右,正在忙家务的郑淑婷突然听到村里大喇叭传来急促的喊声:“乡亲们,大南坡林子着火了,快去救火呀!”郑淑婷急忙跑出门外,抬眼望去,离家一里地外的南坡树林冒出了滚滚浓烟。郑淑婷迅速抄起一把铁锹,连家门也没关,就一路呼唤着乡亲们向南山坡跑去。乡亲们有的拿着锹镐,有的拿着扫帚,140多户的小山村,不到15分钟就有100多人冲上了山。
    南坡生长着一大片已栽种近50年的油松林。由于地处阴坡,土质肥沃,水分充足,树木长得茂盛,平均胸径都达到了50公分以上。
    这一片松林,是20世纪60年代初,父辈们饿着肚子,一锹一镐、一锤一錾辛勤栽种出来的,那些六七十岁的老人经常讲起这一段艰辛和光荣。日子久了,大家对这片松林都有着特殊的感情。眼看着这一片林子要遭火劫,谁不急呀!
    郑淑婷疾步赶到起火地点。这时,火已经开始蔓延,所过之处发出劈劈啪啪的响声,好在还没有危及到那片松林。郑淑婷一边用铁锹拍打山火,一边大声喊着:“刘志珍,你到那边;隗功云,你过来。”大家不顾一切地奋力扑救。那天的西北风很大,火舌卷着浓烟,熏得人睁不开眼睛。郑淑婷选择西北方向的有利地势,用铁锹奋力扑打,顺势接近了起火中心地点。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在大家努力下,郑淑婷等5个人扑打的那片火逐渐被压制住,一点点的变小,最后,只剩下一些草根、树枝还冒着烟。此时,郑淑婷已经筋疲力尽了,她仍然坚持和同伴们清理着火场的余烬。
    此时,西北风仍然在刮。忽然,一阵肆虐的狂风席卷过来,那满地灰烬“腾”地蹿出了火舌。火借风势,风助火威,更大的山火迅速把他们包围了,郑淑婷不顾安危挺身而上,再次抡起铁锹拍打一处处火苗。但是,由于火势蔓延太快,郑淑婷深陷其中,过度的疲劳,使她渐渐失去了知觉。
    “郑淑婷晕倒了”!乡亲们呼喊着,奋力从火场把她抢了出来。郑启军、霍福山两个人轮换着把她背到了山下路边,搭上一辆汽车急速向乡卫生院奔去。
    由于伤势过重,乡卫生院无法治疗,经过简单处理,转到区级医院。还是由于伤势太重,又迅速转到北京积水潭医院继而又到解放军304医院。
    经诊断:郑淑婷全身烧伤面积达15%,为三度烧伤,特别是面部最为严重,她的气管被灼伤,呼吸困难,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医务人员开始全力抢救。
    郑淑婷昏迷了三天三夜。第四天,当她醒过来时,她关心的不是自己的伤,而是吃力地问守候在床边的乡亲:“火扑灭了吗?咱那片林子保住了吗?有别人受伤吗?”看着她那缠满绷带的脸和双手,人们都背转身默默地流泪。
    经过两周抢救,郑淑婷的伤情得到了有效控制,她脱离了危险。可是,接下来她所承担的确实是巨大的痛苦:气管烧伤不能进食,嘴肿得不能合拢,双手无法屈伸,面部和双手要做植皮手术。手术后,为防止上下嘴唇粘连在一起,睡觉时嘴里要塞上东西……所有这一切,她都坚强地忍受着,配合医生完成了一次又一次手术。
    郑淑婷在医院治疗5个多月,为了减轻集体负担,她执意降低伙食标准,拒绝使用昂贵药品;术后创面刚刚愈合,她就急着要求出院。
    郑淑婷回到了那一片青山下,那一座小山村。昔日姣好的面容,如今只有那双坚毅、善良的眼睛依然那么明亮;那勤劳、白皙的一双手掌只有不足原来的三分之二;每逢阴天下雨、天气变化的时候,烧伤部位就会痛痒无比。
    郑淑婷,平日里最勤劳、日子过得很富足,也被公认为全村最爱美、穿着最讲究的女人。现在,每当她独自一人对着镜子看自己的面容时,心里的苦和痛便一股脑儿涌了出来,泪水默默地模糊了眼睛。她的生活被完全改变了,她无法向先前一样,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郑淑婷见义勇为的事迹,传遍了山乡,感动了人们。2004年11月29日,郑淑婷被评为“房山区见义勇为积极分子”。2005年7月7日,郑淑婷获得了“首都见义勇为好市民”光荣称号。当她从北京市副市长吉林同志手中接过大红的证书时,望着台下那一双双羡慕的眼神,听着那热烈的掌声,一股豪气从她的心底里生出:我不能失去生活的勇气,我要锻炼恢复,我要自强不息,继续美好地生活!


    霞云岭不仅是绿色的,更是“红色”的。这里是革命老区,是平西抗日根据地的组成部分。66年前(1943年),在霞云岭的堂上村,八路军战士曹火星在村头破庙的土炕上,伴着昏黄的小油灯,创作出了那首不朽的歌——《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1938年6月,在上石堡村头的一株千年古槐下的四合院里,诞生了房(山)、涞(水)、涿(州)抗日根据地的第一个党支部。
    郑淑婷的奶奶就是当年的妇救会员,1943年入党。从小,郑淑婷就常常依偎在奶奶身旁,听老人一遍又一遍地讲述她和她的战友们,为了抗击侵略者,保卫这一片青山、这一方家园舍生忘死的动人故事。在郑淑婷幼小的心灵里洒播下了果敢坚强、敢于担当、乐于奉献的种子。
    至今,郑淑婷和乡亲们都清楚地记得老一辈共产党员们面对侵略者,铁骨铮铮、英勇无畏、宁死不屈的英勇事迹:
    1940年农历11月12日,当地的汉奸头子杨大金带领日伪军30多人,利用党支部开会之机,偷偷将村子和那小四合院包围,在那棵老槐树下,逮捕了党支部书记、村长于进琛,农会主任兼民兵中队长李富贵,青年委员谢景申,民兵指导员兼村武会主任王兴云。
    日伪军用铁丝把四人绑缚到南窖日寇据点,用尽各种卑鄙手段,诱使他们投降,遭到了严词拒绝,敌人拿来了纸和笔,对他们说,“只要写了投降书就放你们,还可以升官发财。”四人把敌人拿来的纸撕碎,把笔折断。敌人看软的不行,就把他们吊在树上,往嘴里、鼻子里灌辣椒水,用烧红的铁条往脸上、身上烙,尽管敌人反复折磨,仍不能使他们屈服。他们面对屠刀,怒斥敌人:“你们想占领我们的土地,没门儿!想让我们投降,做梦吧!就是把我们碎尸万段,我们也绝不投降!”“共产党员是杀不绝的,人民早晚要跟你们讨还血债!”
    恼羞成怒的敌人,凶残地放出两条大狼狗扑向四人,把他们腿上的肉一条条扯下来,肚子撕开,流出了肠子。四名党员大义凛然,至死不屈。在生命奄奄一息之际,仍然断断续续地高喊着“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英勇就义。日寇野蛮地把他们的尸体喂了狼狗。四名烈士没有留下尸骨,而今,在青山下的烈士墓中埋葬的只是他们的衣冠。
    敌人的屠杀没有吓倒坚强的山乡人民,他们踏着烈士的血迹又继续前进了。1941年3月,上石堡村党支部重建,当年就发展了8名党员,此后,党组织不断壮大,到新中国成立前夕,仅有300多口人的上石堡村就有党员60余名,其中有10名女党员。
    党员们带领众乡亲,同日寇进行了顽强的斗争。他们做军鞋、送军粮,支援抗战;动员亲人参军,1938~1949年,先后有30多名青年参加革命队伍。村里的民兵配合八路军破坏敌人的通信和交通设施;多次发动对日寇的袭击,先后击毙日伪军20多人;两次采取行动,除掉了大汉奸郑国臣和伪军大队长程子良。1942年,上石堡村民兵队长隗合宽被晋察冀军区授予“华北地区民兵战斗英雄”称号,军区司令聂荣臻同志亲自颁奖。同时,还授予了上石堡村“抗日模范村”的光荣称号。
    在这样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山乡里,人们似乎与生俱来就有着对党的忠诚与热爱;对国家和集体的责任与奉献;对邻里乡亲的真情与呵护!
    郑淑婷从小就养成了爱护集体财产,不占公家便宜的品格。七岁那年夏天,她和一群小朋友到地里打草,快中午的时候,又累又渴,有个男孩子建议到附近的果园里摘果子吃,郑淑婷坚决反对,她说:“果园是集体的,不能随便偷吃果子。”小朋友说:“不管她,我们走。”“你们敢,我告诉队长去!”那个男孩过来,一把将郑淑婷推倒在地,“你去告吧!”郑淑婷爬起来,一路跑着,告诉了队长。队长赶来,把偷果的小朋友狠狠批评了一顿,教育孩子们要向郑淑婷那样爱护集体财产。
    郑淑婷在家排行老三,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妹妹。四兄妹中她是最勤快的,每天很早起床,跟在母亲和奶奶身后,捡柴、烧火做饭,做些力所能及的活儿。从小学开始,每天天刚亮,她就和哥哥们一起随大人上山干活,去挣一个时辰的工分;中午或节假日,她就爬山登岭,到山石下面翻蝎子,晒干了当药材卖,换来每学期三四元的学费。
    1979年,郑淑婷参加中考,以优异的成绩被平原一所高中录取,但家里竟然拿不出不到20元的学费,更别说还要一笔不菲的住校食宿费。权衡再三,郑淑婷只能在家人的叹息声中含泪撕毁了录取通知,终止了学业。
    改革开放的春风,也使郑淑婷的思想活跃起来。怎样才能摆脱贫穷的现状呢?她用自己的一点儿积蓄,买了一辆破自行车,走街串巷卖起了冰棍。在当时相对闭塞的山村,女孩子做生意还是第一例。更何况,山区居住分散,卖出两包冰棍要翻越几十里山路,其中的艰辛常人难以想象。一个夏天,她净赚了500元,看着自己晒黑的面庞和磨得飞了边的鞋子,郑淑婷脸上绽开了满足的笑。
    20岁那年,郑淑婷与勤劳善良的小伙子隗功仕相恋了。21岁,做了隗功仕的新娘。婚后,两个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相亲相爱,乡亲们都羡慕不已。
    为了让小家早日富裕起来,两人拿出全部积蓄,又跟亲戚朋友借了些钱,购置一辆卡车,搞起了个体运输。由于两口子勤劳热情,又讲诚信,很快就有了许多固定客户。一年下来,他们还清了外债,还有了几万元的积蓄。这一年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也来到了人世,给这个幸福的家增添了新的喜悦。第二年,他们把原有的三间旧土房翻盖成五间砖瓦房,建起了一所漂亮的山村小院。
    天有不测风云。婚后第四年,丈夫隗功仕常常感到关节疼痛、酸麻,浑身乏力。开始他以为是干活太多累的,可症状越来越重,遇到阴雨天肌肉关节酸胀得难以忍受,走道儿都费劲。郑淑婷急了,拉着丈夫去医院作检查,结果出来:丈夫患的是风湿性关节炎。面对遭受突然打击、几乎绝望的丈夫,郑淑婷坚定地说:“砸锅卖铁我也要把你的病治好,我和孩子们需要你。”
    郑淑婷把卡车转租给了别人,把年幼的孩子托付给亲戚照顾,带着丈夫走上了漫漫寻医问药路。只要听说哪里有治疗这种病的好医生、好办法,她不怕路途遥远,从不放弃任何一个治疗的机会。两年下来,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丈夫的病情不但没有任何好转,而且越来越重,慢慢全身僵硬,关节突出肿痛变形,从一开始需要搀扶着走路,到后来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只能靠郑淑婷背出背进。
    由于长期忍受疼痛的折磨,再加上过分的心理压力,丈夫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坏,经常骂人、摔东西。郑淑婷没有一句怨言,每天晚上,她都要把盐炒热后灌到布袋里,来焐热丈夫疼痛的关节;每天忙完家务,她就从头到脚给丈夫按摩各个关节。
    郑淑婷在风风雨雨中坚持着,坚守着,度过十四个年头,直到她果敢地冲进火场、身负重伤。郑淑婷用她一双柔弱的肩膀为丈夫和孩子撑起了一片生活的蓝天,用她的一腔温柔的情感,呵护着年幼的孩子和病痛的丈夫。
    就是这样一个历经坎坷的山村女性,当得知山林火情时,却没有考虑自己和自己的家,没有去想可能带来的任何后果,而是毫不犹豫地冲上山冈,英勇无畏地面对火舌。这是一种责任,一种为了保卫美好家园义无反顾的庄严的责任!


    郑淑婷出院回家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已经写好了一年的入党申请书郑重地递交给党支部。
    从小,她就向往着成为光荣的共产党员。可是,她总觉得自己与革命前辈相比、与周围的党员们相比还有差距,还不够条件。2003年,在抗击“非典”的日子里,她和村里的党员干部一起上岗执勤、巡逻服务,做了不少工作。也就是在那时,她悄悄地写好了入党申请书,但还是没好意思递交。救火受伤后,她亲身感受到各级党组织的关怀和温暖,也为自己的勇敢行为感到自豪。于是,她想成为共产党员的愿望就更加强烈而迫切。
    经过党组织的培养考察,2006年7月1日,在那个诞生了“房涞涿”抗日根据地第一个党支部的千年古槐下的四合院里,郑淑婷面对党旗庄严地举起了右手。从此,她有了更新的人生目标和更强大的生活动力。
    丈夫隗功仕的病情日益恶化,加上郑淑婷受伤致残的打击,情绪越发恶劣,对村里派来的护理人员常常恶语相向,郑淑婷怎么劝、怎么说都无济于事。没有办法,只能自己咬着牙锻炼,争取尽快恢复。从做饭、收拾屋子到简单的庄稼活儿,郑淑婷承受着不时袭来的难以忍受的伤痛,顽强地努力着、坚持着。终于,她又能一个人承担起了支撑家庭、照顾丈夫的重任。
    2006年3月底,郑淑婷救火受伤两周年的日子,郑淑婷做好了晚饭,招呼坐在一旁的丈夫隗功仕吃饭,丈夫微微睁开眼,慢慢地说了一句话:“别再麻烦你了!”头一低,就不省人事了。这是丈夫留给她的最后一句话,当夜凌晨两点,隗功仕走了!
    郑淑婷已经不哭了。生活中的一个个磨难,让她坚强起来!她必须要勇敢地面对,她必须要抚养好孩子。她还要尽一个山乡儿女、一个共产党员的责任!
    从此,山村里经常看到她娇小、忙碌的身影,乡亲家里有个大事小情儿,她热情地忙前跑后。忙完了,到吃饭的时候,她便悄悄地回到家吃几口剩饭。乡亲们不落忍,就上门去请她,她婉言推辞:“我帮你们跑跑腿、送送信儿、打打下手,心里高兴,可千万别让我上桌。”
    一天,邻居大嫂家的二闺女带女婿上门,郑淑婷戴着口罩和手套,热情地和大嫂一家人在路边迎候,见到小两口,她高兴地说着:“快看哪,咱姑爷真帅呀!”大嫂对女婿隆重地介绍:“这是你二婶儿,她是咱村的救火英雄。”郑淑婷回到家,捏了两锅拍葫芦馅饺子悄悄地端到大嫂家,让新女婿尝个鲜儿。
    郑淑婷就是这样热心地对待乡亲们。而乡亲们对她也是又亲又敬,她家的地该种了、庄稼该收了、树上的果子该摘了,大家都惦记着、忙活着。
    去年“奥运”期间,党支部在村口设立了安全岗,考虑到郑淑婷身有残疾,就没有分派她执勤。郑淑婷也不计较,每天起早恋晚在村里巡查,还给村口执勤的党员干部送水,她说:“别看不发给我红袖标,我也是在岗人员。”
    郑淑婷,一个普通的、淳朴的山村女性,她身上所展现出的坚强、执著的力量令人鼓舞和感动,她所体现出的无怨无悔、乐观豁达的精神让人肃然起敬!
    一场秋雨过后,那连绵的大山格外苍翠。在苍翠之间映出了一点点、一片片的红色,是山花、是红叶?整个大山被装点得更加壮丽、更加迷人了!

    版权所有:首都见义勇为基金会 技术支持:首都信息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严里8号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