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基金会简介
理事会
机构设置
章程
  • 第一章 总 则
  • 第二章 业务范围
  • 第三章 组织机构、负责人
  • 第四章 财产的管理和使用
  • 第五章 终止和剩余财产处理
  • 第六章 章程修改
  • 第七章 附则
  •   留言板 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报告文学
    土地之上的英雄花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0日 00:00 作者:阎朝来 来源:


    第一次走进北京市房山区青龙湖镇的大苑村,留给我的印象是古朴与时尚。一排排算不上高大的民居,一座座方方正正的农家小院,一条条略显局促的街巷,构成了整个村落的古朴格局。整洁的水泥路面,两旁墙壁上淡雅的宣传壁画,每家每户屋顶上崭新的太阳能、热水器呈现的是当下京郊农村最为时尚的元素。大苑村这一切,在我看来就是古朴与时尚在乡村完美结合的雏形。
    在大苑村,随便进入一座院落就会有种肃然起敬的感觉。屋里屋外收拾得干净利落,虽说不上一尘不染但也很难找到零星的纸屑。哪怕是最挑剔的目光,也无从发现其中的端倪。从春到夏,从夏至秋,小院的主人一准儿将满院的绿色侍弄得有声有色。春天各式鲜花次第开放,夏天各种蔬菜郁郁葱葱,秋天无疑就是瓜果飘香了。不难想象,这里的冬天也不会辜负了小院主人的那份辛劳与生趣。还有令人惊喜的,便是村民的生活智慧。在这个宅基地十分紧张的村子,他们将蔬菜、鲜花种进了坛坛罐罐、箱箱柜柜。这些废弃的家什,成了可以随意移动的田土。这在其他村镇是不多见的。面对客人的赞许,小院主人自足地笑了。我们执意探寻其中的因由,他们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咳,日子不得过出滋味儿来吗?想来,过有滋味儿的日子就是大苑村人的生活尊严。此时的我们,没有办法不肃然起敬。
    来到大苑村,有两种情景是应当被提起的。第一,是大苑村的校舍。不夸张地说,大苑村的学校是全村最豪华的地界儿。校址是村东一处极开阔的高地,它在我们这些外行人的眼中都算是一块风水宝地。教学大楼的富丽与气派,就是在城镇也是很少见到。走进这所学校,便能知晓“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原本不是一句空话,它简直就是一处鲜活的代言标志。第二,是村民委员会的所在地。让人有些诧异的是,大苑村村民委员会办公地竟然是一排排低矮简陋的平房。白书记的办公室也只有一张办公桌椅、几套简易沙发。全然不是设想的那样,高大的办公楼、奢华的办公家具。经过一再追问,方才得知这里是村庄闲置的校舍,原来的办公地腾出来建起了乡村文化广场。我清晰地感到,大苑村的领导们是不同凡响的一群,他们让我真实地体验了什么叫做执政为民。另外,还有一点要说,这关乎大苑村人的心胸。这所学校的名称是青龙湖中心校,它吸纳了周围十里八村的孩子。这种情况只能用一个词语概说:大苑村人心胸敞亮。
    所以。
    这样的人群中间出现一个见义勇为的赵国强,这块土地上盛开着一朵英雄之花,正如丰腴的土地上必然生长茁壮的庄稼一样,自然不过。
    我很幸福
    “我很幸福”,是赵国强说给我的一句重话。言其重,理由有三。其一,它承载着赵国强丰厚的欢乐信息;其二,它蕴涵着赵国强厚重的生命体验。其三,它彰显了赵国强平实的人生追求。当然,这种析说只是我对赵氏幸福的一种阐释,或许不能言中。至于幸福,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与感悟。正如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赵国强也不例外。
    赵国强,个体司机,1981年出生在北京市房山区青龙镇大苑村一个普通农民的家庭。说起赵国强的名字,他憨厚地笑了。名字是父母给的,取国富民强之意。私下里,他们都叫我强子。我意识到,这是一户对家国未来心存美好期待的人家。不由得心生敬意。初次见到赵国强,他给我的印象是“虎势”。这是一种很乡土的形容,含有沉稳、勇猛之义。要是用虎背熊腰概括赵国强,也许更加准确。虎也好、熊也罢,没有无缘无故伤人的道理。可是,它们一经认准进攻目标,便不会有轻易放弃的想头。所以,和赵国强在一起不论多黑的路、多险的境,就两个字——踏实。换句话说,赵国强是一个可以倚重的人。
    提起父亲,赵国强的脸上、眼中均有遮掩不住的自豪。这种自豪,之于赵国强就是幸福。
    沉默成为一座大山的父亲是勤劳的。在赵国强的记忆中,父亲总是不停息地劳作。俗话说,土木之工不可擅动。这里面有一层意思是:破土动工的工作是个累活儿,属于重体力劳动。如此繁重的体力劳动,就是村里的棒小伙儿一天下来也得累散架。而作为泥瓦匠的父亲,见天上班之前、收工之后还需收拾菜园。下种、浇水、松土、施肥,成了他专业之外的家庭作业。这样工作,若是一次两次、一天两天就不足道哉。若是家常便饭,就可见父亲的勤奋与耐劳了。现如今,已见衰老的父亲仍然遵循晚睡早起的作息模式。天亮起身,鼓捣点零活儿,扫扫院子。要是起得早了,兴许整条街道都给收拾得干干净净。
    勤奋之上的父亲是善良的。这种善良,表现得有些异乎寻常,却是赵国强感受自豪的核心元素。数年前,听说过这样一桩离奇的赡养。良乡城内罗府街服务社区居民郭某的妻子已经亡故多年,他一直用自己的微薄收入精心赡养着年近九旬的岳母。两个人俨然一对亲母子,平平常常、平平静静地过着属于他们自己的日子。无独有偶,类似的离奇赡养不期然和赵国强的父亲遭遇了。如果说前文的赡养只是个传说,那么父亲的赡养就有了眼见为实的味道。不相信,由不得你。许多年前,姥姥的唯一儿子赶着马车去山里为生产队运送白灰。在经过一处垭口的时候,被一块崩山的石头意外地击中头部,竟然不治而亡。自此,形单影只的姥姥变成了孤寡老人。不承想,父亲毅然地将姥姥接进家来赡养、尽孝。于是,姥姥的晚年过得平静而满足。事隔多年,不少细枝已无从考究。不过,有两点是肯定的。一是赵国强从来没有见到父亲在老人面前的不悦之色;二是当时父亲独自承受着一家子六口人的生活之累。由此可见,这种赡养是一种纯粹的心甘情愿,更是人性中的一种善性担当。
    善良之上的父亲是忠诚的。1998年,赵国强的母亲不幸患上脑血管疾病,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父亲决然地成了专职的家庭主妇,夫妻间的情分使得这种转换没有一点商量空间。起初,一双抡惯大铲的手常常是抓墙摸不到马。渐渐地,也就习惯了。而且,还将母亲照料得极有章法。人的一辈子,十一年说不上短暂。十一年的甜酸苦辣、十一年的精心护理、十一年的不离不弃,堪可树立一种情感标尺。高度是,深情厚谊。
    父亲的勤劳、善良、忠诚,乃赵国强幸福的胎记。涂抹不掉,相伴终生。
    幸福的胎记,对于赵国强而言受用得很哩。
    赵国强的母亲热情得像一团火。1998年以前的事情,至今仍然存活在赵国强的记忆之中。在大苑村人的眼中,他母亲是一位嘴一份手一份的能人。现而今,人们的婚丧嫁娶要么去城里酒店,要么请“一条龙”服务,便当得多。10多年前,不是这样。当时农村,婚丧嫁娶较之烦琐许多,大事小情、置办酒席皆由自家操持。这种状况之下,“大了”和“大厨”就是两个至关重要的岗位。这两个岗位,母亲都是胜任的。不然的话,怎么能叫嘴一份手一份呢?大苑村居住着数百户人家,在周围十里八乡也是数一数二的大村。家家户户的婚丧嫁娶,都见得到母亲忙碌的身影,没听说落下哪一家,也没见到她厚此薄彼。不请自到,在母亲这里也是常有的事情。之于热情,母亲有她自己的深层解说。大伙儿都在一个村里住着,谁用不着谁呀?再说,谁还没有个为难遭窄?都伸把手,就过去了。
    赵国强的母亲,热情得在情在理。这一点,他是赞许的。由是,母亲的热情浸润了赵国强的生命。赵国强说,我娶了个好媳妇。话语中,透着心满意足。
    原来,恋爱之初赵国强和妻子有过约定。第一,要是愿意,你在家里操持家事务我在外面挣钱养家;第二,和老人接触,无论受多大委屈都不要争执,更不要恶语相向;第三,夫妻之间,遇事商量。上面三条“霸道”条款,体现的是和谐、孝顺与平等。和谐、孝顺与平等是立家的基本,也是赵国强爱情的舒适温床。
    常言说,爱情就像脚上的鞋子,合适不合适只有你知道。赵国强这双爱情的鞋子,正合脚。
    “我很幸福”,是赵国强的一句感言。
    有亲情、爱情的植入,就能感受温暖。有勤劳、热情、善良、忠诚的濡染,就有正义存焉。
    由此看来,赵氏幸福含金量不低。

    其实没什么

    其实没什么,是赵国强勇斗歹徒之后的一句轻描淡写。轻描淡写不是他的一种谦恭态度,而是赵国强质朴的人生格言。
    所以。
    赵国强是一个不平凡的人。
    赵国强之不平凡,表现在遇到歹徒时候上得去。
    本村老人赵金福回忆说:
    2006年12月19日早晨,我去遛弯。走到北刘庄路口,看见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在拉扯,我走到跟前女的就推车走了。男的向西走,我也向西走。突然,男的回过身来用刀顶着我,索要钱和手机。我说,一个遛弯的没有钱也没有手机。那个男的拉住我不放,正在争执的时候,从西边过来一个小姑娘。男的放开我,就去劫持那个小姑娘。
    被害人唐幸祝子也回忆道:
    2006年12月19日,我和往常一样出家门去上学。在距离北刘庄道口不远的地方,我看见两个人在吵架。我有点害怕,走几步停一步。随后,那个年轻男子迎面向我走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向右他也向右,我向左他也向左。年轻男子走到我面前说:“给钱,给钱。”因为他手里拿着一把刀,因此我拿出两块钱给了他。接着,他又向我索要手机。当时我身上带有手机,是当做钟表用的。我说没有手机,年轻男子不相信,硬要搜检我的身体。为了避免搜身,我只好把手机给了他。
    在赵国强这里,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2006年12月19日,一个阴冷的早晨,个体司机赵国强抄村南近路赶时间上班。当他行至村南路口的时候,遇到了本村遛早的老人赵金福。赵金福老人指着身后不远处公路斜对面的路口说:“那边有个抢劫的。”赵国强立刻警觉起来:“是吗?瞧瞧去。”于是,赵国强在前赵金福、赵仁两位老人在后直奔公路对面。
    事发地点,地形十分复杂。2009年夏天,我和赵国强做过实地探查。之后,又有过几次查视。良坨路自东南向西北延伸,地势较高、路面宽阔,车辆南来北往、川流不息。公路斜对面数十米的低洼处北刘庄路口,就是案发地点。案发地点左手,有一片相对开阔的荒地。
    透过数十米的距离,尽管有川流不息的车辆阻隔,可公路东面的赵国强还是把情况看得清清楚楚:一个小伙子迎面拦住了一位女孩的去路,女孩进不能进退不得退。小伙子步步紧逼,是一个伸手逼迫的姿势。女孩胆怯地躲躲闪闪。眼见状况,赵国强大喊一声:“站住。”然后,迅速让开行车,冲了上去。
    毫无疑问,此时此刻的冲锋就是勇敢。可是,勇敢背后的动机却有不同。赵国强说,(冲上去那一刻)什么都没想。这话的潜台词是:还用想吗?冲上去便是。也就是说,不需要想,冲上去就对了。赵金福老人说,这路人忒可恨。就是说,老人的勇敢源于对歹徒的憎恨。如果说赵金福的勇敢是社会理性和道德情感过滤后的产物,那么赵国强的勇敢就如同倦了上床、饿了端饭一样自然而然,属于本能的范畴。
    赵国强,不简单。
    赵国强之不平凡,还表现在面对歹徒临危不惧。
    堂兄赵国华回忆说:
    我弟弟见状(歹徒松手放开了一位妇女,又抓住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学生),就同赵金福和村里的另一位老人向歹徒迎去。歹徒看见有人过来,松开女学生向路边走去,我弟弟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抓住歹徒衣领。开始,他没有注意到歹徒手里有一把一尺多长的尖刀。歹徒越想逃跑,我弟弟抓得越紧。对方猛然右手一挥,向他的头部刺去。他头一偏,刀锋刺入左耳,顿时血流如注。我弟弟没有松手,而是挥拳直击歹徒面部。歹徒再次挥刀,再次刺中他的左臂。他下意识地松开左手,歹徒立即逃窜。我弟弟捂着左耳,尽管血流满面还是继续追赶歹徒。没追几步,眼冒金星蹲在地上。就是这样,我弟弟还是拨通了报警电话。
    受害人唐幸祝子也回忆道:
    后来,我看见来了三个大人(赵国强、赵金福、赵仁等)。三个人本来想逮住他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其中的一位哥哥突然蒙住了自己的脸。等我看见流出了鲜血,才知道哥哥受伤了。年轻男子趁乱逃窜,哥哥紧随其后。同时他对我说,赶快报案。我没有了手机,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后来,哥哥用他的手机报了案。
    在赵国强的档案材料中,我见到了北京市公安局房山分局的证明材料。
    赵国强,男、汉族、24岁,家住北京市房山区青龙湖镇大苑村。
    ……赵国强等三人赶到案发地,持刀男子正在抢劫唐幸祝子。抢走三星手机一部,人民币25元。持刀男子发现赵国强等人后逃跑,赵国强立即追赶。他在抓住持刀男子时被其用刀扎伤。持刀男子趁机逃跑,赵国强继续追赶同时报警。民警及时出警,将持刀男子抓获。
    赵国强在该事件中,不顾个人安危,保护他人财产,他的行为应该得到社会的肯定。
    以上所述,证实了赵国强在与歹徒搏斗之际的两个基本事实。第一,被歹徒伤害后主动报警;第二,被歹徒伤害后继续追逃。
    赵国强,真的不简单。
    针对赵国强这样的英雄人物,我向他提问两个私密性很强的问题。
    问题一: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你真的毫无畏惧?(我把“真的”二字说得很重,意在强调它的真实性。)
    赵国强答对得很直率——后怕。
    赵国强指着左耳的刀疤说,这一刀是顺着向斜下扎进去的。当时耳朵里灌满了血,好长一段时间听不到声音。医生说,这部位不能处置,恐怕有危险。伤好之后,皮肉都是剥离的。按上去咕嗒咕嗒响,跟糊上一层塑料布差不多。这还不算,这一刀要是横着进去,或者往上挪一点,小命儿准完。说起来也得感谢我的这条胳膊,它替我左胸搪一刀,他不失幽默地拍拍左臂。赵国强撩开衣服,左臂上一条十多公分的刀疤赫然而狰狞。治疗的时候,医生将带有橡胶皮套的食指和中指伸进去探伤。结果,只差一点皮肉就贯通了。赵国强是个身材魁梧的汉子,胳膊比我的小腿不细。“这一刀扎得可够狠”,我惊异道。还好,这一刀要是早一点或者迟一分,就会从左胸捅进心脏。后果,不敢想象。
    我媳妇说,再遇到这种事得小心。
    我说,再遇到这种事我一定小心。
    问题二:管这等“闲事”,你就不怕事后报复?
    赵国强答对得依然坦诚——没想。
    借此,赵国强很人性地道出了一件鲜为人知的庭审往事。
    庭审过程中,工作人员主张赵国强追究罪犯的民事责任。即要求经济赔偿。赵国强说,歹徒拦路抢劫、持刀伤人,按照法律判处,他罪有应得。经济赔偿,就算了。我想,他肯定是没钱。要是有钱,也不能干出拦路抢劫以致持刀伤人这一出儿。再说,罪犯也是人。使人到雪上加霜的地步,也不仁义。
    仁义,是赵国强做人的标准。即使是犯罪之人,仍然适用。如果罪犯有知,就不会重演“农夫和蛇”的故事。
    赵国强,何止不简单。
    赵国强到底是不平凡的。
    所以。
    赵国强说,其实没什么。
    做好人的感觉真好
    做好人的感觉真好,是赵国强的一句真诚表达。
    2006年12月29日,赵国强被中共北京市房山区委、房山区人民政府授予“房山区见义勇为积极分子”荣誉称号。同时,在全区组织开展向赵国强同志学习的活动。
    2007年7月9日,赵国强被北京市人民政府授予“首都见义勇为好市民”称号。同年8月10日,“首都见义勇为好市民”表彰大会在北京京民大厦召开。
    2007年12月3日,赵国强被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评为全国见义勇为司机荣誉称号,并且取得了获奖证书和荣誉奖章。
    为了弘扬正义,首都见义勇为基金会设立了“京华见义勇为奖”,赵国强获得首届“京华见义勇为奖”。2007年12月29日上午,颁奖仪式在北京饭店举行。
    事情发生后,北京电视台、《京华时报》、房山电视台等多家媒体在第一时间纷纷报道了赵国强见义勇为的先进事迹。
    在北京市房山区民政局,我见到几份有关赵国强的文件材料。一则是关于解决赵国强同志医疗费的请示批复;一则是北京市见义勇为基金会组织“2006年度见义勇为好市民”赴河南疗养的通知;一则是北京市房山区见义勇为积极分子赴北京市昌平区小汤山疗养的情况报告。
    各级政府的关心,社会各界的关注,使赵国强产生一种暖呼呼的感觉。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好人感觉,温馨且舒爽。
    实际上,这些不是赵国强全部的好人感觉。最让他享受的,是人与人之间传递的情感温度。
    在医院,手术台上。朦胧之中,赵国强听到的是医生和护士的轻声低语。“慢点,慢点。”“轻些,轻些。”很显然,这不是有意说给他听的。轻轻低语,是医护人员爱心的一种表达,也是人们之间的一种温情传输。在医院,重症病房。 赵国强感受的是病友之间的真切敬重。每一声掩饰不住的呻吟,每一次轻微的翻动,都会有人跑去唤来医生。如果剔除人们的善心成分,有的就是对于英雄壮举的真心敬意。在场的人,有一个共识,这是一个好人,谁要是遇到他可是修来的福分。
    赵国强静静地感受着,默默地享受着。
    事情发生后,有两个人最让赵国强感动。便是,妻子和父亲。
    2006年12月,是妻子临产的月份。这种情况之下,妻子还在整日忙碌。这一天,妻子正在晾晒洗净的衣物。消息传到家中,衣服一下从妻子的手中脱落,吧地一声落在地上。妻子的惊讶非同小可。衣服脱落的细节,甭说赵国强,就是一个不相干的外人也会为之心动。明明白白,赵国强感应到了妻子的心疼。心疼,是赵国强独特的好人感受。
    夫妻情深。
    赵国强说,难忘父亲的眼泪。
    父亲是一个硬气的人,赵国强从没见他流泪。然而,当父亲踏进重症病房,当父亲目睹儿子浑身各样的管子,他落泪了,赵国强看得真真切切。泪水的滋味,之于赵国强是酸涩的,之于父亲是疼痛的。真是:大丈夫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这一次,真正伤及了父亲的“心肝”。酸涩,是赵国强独到的好人感受。
    伤愈后,赵国强有过很温情的抒发,父亲也有很父爱的回应——
    老爸,你儿子也成英雄了!
    嘁,你算什么英雄。搁过去,顶多给你戴朵大红花。
    父子连心。
    房山区民政局的刘桂萍科长,人是真正不错。
    话题是从赵国强对刘桂萍的称谓开始的。一声刘姐,在旁人嘴里不免油滑的社交味道。可是,这话到了赵国强的嘴上亲情味道就纯正就自然。
    仔细探究,其中有两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来源于刘桂萍对于官称的拒绝。官称,当下很流行。称呼的,显示出社交中应该的谦卑;承受的,享有居高临下的优越。起初,赵国强也是一口一个科长地叫。刘桂萍多次阻止:“别介,叫我刘姐就好。”看得出来,刘姐是以亲情的方式传送了平等的感受。
    赵国强,感觉良好。
    另一方面,来源于赵国强发自内心的感恩。认定见义勇为的法定程序,从时间上讲,元旦是一个重要的关节。12月19日,距离元旦仅有短短的十几天时间,其中的调查、走访、取证工作不是10个工作日可以结束的。接到北京市公安局房山分局的电话,刘桂萍科长立刻启动应急程序。所谓应急程序,就是她亲自办理,加班加点。赵国强感慨地说:“刘姐那些天可忙啦,有时半天来回跑三趟。”话语中,充满感激。
    一声刘姐,亲情浓郁。
    “国强这孩子,老实巴交,节骨眼上有股冲劲。”
    “我担保。”
    赵仁、赵金福两位老人见到我就说。
    “我担保”——在农村,在老人心上都是一句分量很重的话,不能轻易出口。因为,关键时刻要承担责任。前些年,担保意味着承受政治风险。现如今,担保意味着担当经济后果。夸张一些,风险是倾家荡产,风险是身家性命。这些道理,老人心里明白。
    赵金福老人患有严重的心脑血管疾病,说话很费劲走路也吃力。但却看得出来,赵金福老人是特意来为赵国强作保人的。
    远亲不如近邻。
    好人感觉,是人生不可多得的快感。
    赵国强,快感如潮。
    再次走进北京市房山区青龙湖镇的大苑村,人们感觉到的是宁静与祥和。这是一个秋天的午后,阳光暖暖的笼罩着大苑村,风儿不时地吹拂着衣袖和发梢,感觉舒适而爽心。村庄内外静得出奇,偶尔传来一两声狗儿的叫声。田里不时地晃动着三三两两的人影,悠闲而精心地侍弄着自家的土地。老人们或是聚在路口,或是相约街心,玩玩扑克、聊聊家常。言谈举止之中透着怡然自得,这番温馨的景致让每一位过路的行人都会心生羡慕。其实,宁静与祥和是农村物质层面之外的一种更高追求,也应该是新农村建设的应有境界。
    在大苑村,我做了一项粗略统计。通向村里的大小路口,无一例外都设有专人严格把守,警惕过往行人与车辆。遇到可疑情况,无论老人还是孩子都有权阻止。在一处村口,我就曾经亲历过一次拦截过程。“不让进,不让进”,几乎是异口同声。一位赤裸上身的醉酒男人被两位老人伸手挡在了村外。阻拦的语气是不容分辩,手势也是一个明显的禁行表示,毫无通融余地。来人只有原路返回,别无选择。如果是在夜里,对于各种过往行人与车辆的监控与盘查尤其警觉。村委会一台投资十多万元的监控设备将村委会前院后院、小村前街东口、小村后街、大村正街东口和大村桥头等十三处可疑所在盯得死死的。天气转凉之后,人们便把私家车停靠在路口。以后,每辆车子后面总会有几双不倦的眼睛,机智而警觉。目睹过这里的一切,我忽然有了一个觉悟。这种路口的看守,更是对于自己宁静祥和生活的精心守护。
    时候进入秋天,正是大苑村收获的季节。来大苑村走过一遭,就有满街满巷的玉米入目。堆在屋前空地上的,安安静静地等待着主人剥除包装般的打理;整整齐齐码放过的,心安理得地享受着阳光的照耀、清风的爱抚;饱满厚重的籽粒任凭主人翻捡晾晒,一味地期待着粒粒归仓的完美梦想。应季的瓜果蔬菜,或肥美或清幽或艳丽或香甜。一律是成熟的姿势,一律是谦和的态度。完全不见收割之前的躁动,可见的只是对于收获的沉稳期待。主人一日不来等一日,十日不至候百日……安安静静地享受、沉沉稳稳地期待,是天地雨露孕育的结果。这枚苍天大地赐予的果实,使大苑村有了更加沉实的收获。
    时候进入秋天,也是大苑村播种的季节。如果说收获是对一个年份的总结,那么播种就是下面年份的起始。在大苑村,收割过的田野格外辽阔,宛如大苑村人宽敞的心胸。机械将充满激情的种子播撒在辽阔之上,期间孕育的生命也必将活力迸发,别无他途。远处,先期播种的颗粒已然呈现茵茵绿色。这种色彩与商股的颜色相悖,是纯正的生命色泽。鲜活、温润,养眼、养心。这样说吧,播种的过程是人与庄稼进行生命互动的发端,它能最大限度地激活农民的内在潜能,使之萌发更加强烈的土地希望。
    如此说来,收获和播种对于大苑村的村民、对于土地上的人群真的不是一件简单事情。

    版权所有:首都见义勇为基金会 技术支持:首都信息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严里8号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