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我要留言
基金会简介
理事会
机构设置
章程
信息公开
  留言板 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报告文学
美丽人性定格在施救生命的壮举中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0日 00:00 作者:施会泉 来源:

闻名中外的中国温泉之乡小汤山,凡是来过这里的游人,无不为这里悠久的温泉文化和河渠纵横的自然风光所陶醉。拔地而起的住宅小区,独具特色的温泉疗养乐园,装饰豪华的宾馆饭店,以及利用丰沛的地热资源和现代化科技应运而生的农业生态观光园……这一切都在彰显着小汤山地区日新月异的城市化进程。道德的跟进与提升是打造花园城市缺一不可的并蒂莲花。被授予“首都见义勇为好市民”光荣称号的小汤山村民何士余勇救落井儿童的感人事迹,无疑为小汤山地区的盛世华章增添了亮丽一笔。
见义勇为,匡扶正义,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时代精神的重要内容。在这之前,很少有人知道何士余,作为小汤山镇的普通居民,普通党员,何况又年近花甲,各方面都没有优势可言。在这平凡的世界里,作为芸芸众生的他,在2006年1月14日这个极平凡的日子里,何士余却挺身而出,敢于冒着刺骨的寒风和零下十几度的低温,置生死于不顾,跳下去,把落井儿童救上来,人性的光辉,人性的美丽,就定格在这一“托举”之中……
平凡,在这里孕育了灿烂;平凡,在这里引爆了道德之火。
人们不会不知道,改革开放的年代,也是一个剧变的年代,物欲横流,视钱如命,只顾经营自己,不管他人冷暖,便成了一些人津津乐道的价值取向,于是乎,道德焦灼,精神困扰,美丑不分……
何去何从,何士余有他独立人格的追求。
感知生命,美丽人性从这里延伸
生命,对于一个人来说只有一次。人们已经把这句话当成了口头禅。是的,这句话对谁都适合。但是,当生与死就摆在自己面前,需要马上抉择时,这句烂熟于心的话,无论说起来还是做起来,就会有几分沉重……
时间回到2006年1月14日上午9点,再过半个月就是春节了,何士余全身充满着喜悦和轻松。小汤山镇城市建设,就像一缕春风吹过遍地鲜花盛开般,高楼一幢幢像巨人比肩般崛起。老何与乡亲们一样,搬进了楼房。往日那种“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永恒符号”被涂抹得干干净净,农户成了股东,一切都融入了现代化潮流与时尚。这日,老何兴致勃勃地去村党支部参加一年一度年终党员总结表彰大会。这时,小汤山新村东区物业的一位负责人打来电话说,东区的下水道堵了,要他立马开着疏通车到现场检查一下,看如何处理,免得春节期间给住户带来不便。何士余托人给党支部书记捎话,晚去一会儿,便二话没说,带上年轻的助手小崔,来到化粪池地面上的深井旁。
那年已经54岁的何士余,是小汤山新村物业一名普通的下水道疏通工人,也是物业唯一的疏通车司机。上工刚刚半个月的他在左邻右舍的眼里是个非常老实可靠的人,不多言不多语,丁是丁,卯是卯,不会玩邪的。脏活累活,在他面前没说过“不”字,没有过“退”字。
此时,按农历说正是寒冬腊月,是滴水成冰的季节。人们大都在室内看电视,享受着一年中少有的清闲。小区的空地,只有那些不怕冷的孩子们追逐玩耍,5岁的小男孩王驰就是其中的一个。何士余和助手小崔,用铁钩子撬开两个化粪池铁盖,便开着疏通车,从一个井中的热水管里吸了水,往另一个井口被堵的水管里注水。因为水管被堵,就是冻结的冰块所造成,小王驰与何士余住在一栋楼上,还是一个楼道,每次见面,小王驰都是“爷爷好、爷爷好”地打着招呼。他好奇地看着“爷爷”灵巧地摆弄着各种部件,跑前跑后看热闹。小崔驱赶着跟前的孩子们:“远点远点!”于是,小王驰就往后退了几步,但是,小王驰没有想到,背后就是另外一个敞着口的化粪井。还没等小崔反应过来加以制止,小王驰眨眼间不见了踪影。“那孩子!”小崔大叫了一声,跑上前往化粪池里张望……正在一边忙着监测疏通车水位的何士余,听到小崔的喊声,赶紧跑了过去。
井口里黑洞洞的,恍恍惚惚看到井下有两只摆动的小手……
事隔三年后,当笔者问到何士余,此时此刻自己想了些什么?也许是三个寒暑过去,早已成为历史。老何本来就是那种不善言谈,非常本分老实的性格,他说:“那是一个刚满5岁的小男孩,他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啊,他以后的路还长着呢,生命对于人来说,不管是成人还是孩子,是比金子还金贵的呀,要救人,要想尽一切办法救人!”
笔者问道:“你的生命就不金贵吗?”
老何憨笑着说:“说实在的,当时还真没想那么多。”
施救落井儿童,他忘掉了自己
井口直径大约60厘米,粪水离地面井口两米的高度。在地面根本够不着下面的孩子。通过井口,借着天空中投来的微弱的自然光,小王驰正陷在黏稠的污秽中,仰着的小脑袋只露个小脸,从孩子双手摆动的惊恐中,看到了他的害怕和求生的愿望。此时的老何来不及脱掉厚厚的羽绒服,便决定下井打捞。
为避免跳下去撞到孩子,何士余两手扒着井壁一点一点往下移动,两腿尽量岔开,在孩子身后的粪水中下脚。对于刚干了半个月疏通工的何士余心里并没底。在一点一点往下移动的过程中,他在井壁上摸到了一个槽,但这仅仅能搁下三个手指,且又湿又滑,心里打着颤儿,随时都有滑下去的危险。他将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左手,死死地抠住那个唯一的救人“支点”。呛人的怪臭熏得他喘着粗气, 眼睛被井下的沼气刺激得流着泪水,就这样,一点一点接近了孩子。
何士余左手抠住湿溜溜的井壁槽,使身体尽量保持平衡的姿态,右手腾出来,一把抓住小王驰胸口部位的衣服,狠狠地一用劲,硬是靠右手的臂力,将五六十斤重的小王驰举过头顶。地面上的小崔赶紧续下撬井盖用的铁钩,把孩子拉了上来。
这化粪池有4米多深,一般来讲,弄不好,老何和小王驰都会沉到池底。说来也是上天相助,冬天的化粪池有些结冻,再加上黏稠得如搅拌好的水泥浆,浮力很大,为老何的施救赢得了时间,小王驰脱离了危险。当何士余从紧张的状态下松弛下来的时候,想到了自己还在井下,他这才有些慌了。他试着用脚蹬在井壁上,然后用左手继续支撑着全身不要下沉。这时,他喊着小崔:“赶紧把我拽上去!”
地面上的小崔把小王驰拉到离井口三米多远的地方,并告诉上楼的邻居转告王驰家人,快接孩子回家,否则是要冻坏的。这一切,不过是三两分钟的工夫,便听到老何的喊声,小崔与两个赶过来的物业工作人员,从一楼把角处寻了根拖布把儿,将其顺入井口内,何士余用湿滑的手,要攥住圆溜溜的木棍,那真是咬紧牙关,用尽了平生的力气……
三年后,何士余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他对笔者说:“当时没有感觉出什么,事后才有些后怕,这化粪池4米多深,足以将人淹死,这且不说,更可怕的是这4米多深的方池子,还连通着泻粪管道,如果被冲进泻粪管道,不用说人活不了,就是尸首你都难找到!”
可见,当时的老何,只顾救落井儿童,脑海里其他事情什么都来不及去想。这就是老何的“现场”,他想的就是救人,不可能有那种概念化的“英雄心理”、“生与死”的“较量”,这就是老何的“实际”,一个普普通通的共产党员,一个实实在在的首都市民,没有豪言壮语,平平淡淡是真,值此,才能做出惊人之举。
“壮举”,来自往日的“积累”
何士余初中毕业后,先后当过木匠,在村里的渔场当过10年工人,当过出租车司机,做过生意,当过环卫工人,眼下是一家手机店的看门人。何士余心地善良,肯帮助人,办事有板有眼,全村人都佩服他,认可他,他是个好人啊!平时走在路上,见个砖头,他也要将它搬到路边,怕绊了人家;路旁花坛附近有碎沙乱土,他就找来铲子、条帚,清扫干净;每年春暖时节,许多外地人来小汤山打工,人生地不熟,问路的,求职的,老何总是有问必答。有的第一次来北京,连方向都搞不清,老何就干脆领路前往;当村里人谁家有了难处,他只要知道,抬腿就去。
早在1994年在渔场工作时,水性不好的他就曾毫不犹豫地跳入湍急的河水,帮助一个不熟识的幼儿园小朋友打捞书包。也是那一年,他在去渔场值夜班的路上,发现有人因醉酒落入两米多深的排水沟的淤泥里,情急中,他倾其全力,拽下柳树杈子,把足有两百多斤的大个子(醉汉)从泥沟里拽上来,又从臭水沟里把那辆28型大自行车推出来,用平板车将那人和车一同运回村子北边的家。
有一次,老何与老伴去顺义走亲戚,回来的路上,有个小伙子骑着个破自行车,后货架上捎着一堆“小山”般的旧棉花,一不小心,倒在了马路沟里。自行车把一下子将小伙子脖子卡住了。老两口一看,不好!立马跑到跟前,你拉我拽,总算把小伙子拖上了马路。小伙子感激不尽:“世上还是好人多啊,要是没有人管我,说不定我会卡死的,我死了不要紧,可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呢!”
通过简短的对话,老何得知,小伙子是河南人,在高丽营做弹棉花生意。
2004年,何士余利用旧村改造分到的钱,以三万块钱购得一辆“哈飞百里”车子,准备拉客人赚点小钱以补贴家用。事后老何对乡亲们说:“那阵子家里紧巴,咱也知道这是‘黑车’,可当时这‘黑车’还没有‘被禁’。”
也是那年冬天,某日晚上八九点钟,累了一天的何士余准备歇息了,电话铃突然响起,是小汤山村西区李家人焦急的声音。原来是他家儿子发了高烧,从床上跌到地上,需赶快送到医院救治。何士余边穿衣服边发动车,连价钱也顾不上谈,先是送到妇幼保健站,后又驱车送到20公里外的昌平医院,经过一番抢救,晚上11点,孩子转危为安,何士余才长出了一口气。
何士余跑“黑车”不黑,经常有人坐他的车来小汤山泡温泉走亲戚,别人都要四五块,他只要二三块,他说谁的钱来得都不容易!
有了车子,何士余帮人更加方便了。帮助的对象也从本村人到外村人又延伸到陌生人。赶上顺便捎人,他从来不收人家钱。人们都说他,买了车子没赚到什么钱,反而倒贴出去不少。
类似这样的事,在老何的身上还有很多。可见,何士余能够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不顾个人安危,显然是他长期“酝酿”、“积累”的结果。
帮得了别人,他却没能圆梦自己
这些年来,何士余尽自己所能,帮别人干了不少好事,为他人解决了不少难题,得到了邻居的认可,得到了社会的认可。然而,对于自己的事,倒显得无能为力。不光如此,2005年后,接连不断的几件令人晦气的事,着实让他心堵。
2005年3月,还没从丧父之痛中缓过来,何士余就因结识一位“车虫”,被骗了不少钱,短短一周后,在顺义一个偏僻小村子里,他被三个年轻人勒索,抢走了一部价值两千多元的摩托罗拉新手机。4月份,他在小汤山中心街出车祸,车子被撞得不成样子。更加倒霉的是,他卖掉的旧车撞了人,新车主逃跑了,他卖车的钱还没有拿到手,反倒惹上了官司。
老伴说他:“你看,好心不得好报吧!”
老伴的话似乎有了充分的根据。
何士余说:“社会上是复杂的,坏人做坏事总还是有的,为什么当今提倡全社会要见义勇为做好事,构建和谐,就是因为社会上还存在这样那样缺德的人和事!”
老何没有学过辩证法,这一反一正还真把老伴说得没了话。
老何又说:“遇上倒霉的事是烦心,心里会出现不平衡,可是这些事要发生在别人头上不也如此吗!能帮则帮,尽咱能力,何况我的心太软,看不得人家的难处。”
这时老伴也为老何凑全了这句话:“一码归一码,咱们家倒霉也就算了,别让人家也跟着倒霉。”
老夫妻相视而笑后,便心领神会。
是的,这些倒霉的事儿,要是换个人,早已心灰意冷了,然而,对于老何,却丝毫没有影响他助人为乐的心绪。他仍然和往常一样,白天在小区巡查,夜晚去手机店看门。
说归说,有三件事,老何总感到对不起家人。
第一件事是对不住小外孙孟令轩。
何士余有两个女儿,大女儿早已结婚成家。这5岁的小外孙,是何士余老两口的心头肉。小外孙孟令轩经常住在姥爷家,欢蹦乱跳,机灵乖巧。有一次在房间里玩耍,没跑几步,竟一腿跪倒在地板上爬不起来了。怎么回事,急坏了姥爷、姥姥,赶紧找了辆车送往解放军总医院,一检查,查出了患有肌肉萎缩症。医生说,已经晚了,治不了。10岁以后,等待他的将是终身瘫痪。小令轩本该是上幼儿园的年龄,但由于腿有毛病,村里办的幼儿园要求孩子父母必须立下出问题与幼儿园无关的保证书,然后才能接收。
为别人帮忙,老何想得周全,对自己的外孙怎么就没想到先给闺女提个醒儿,或自己带着孩子到医院定期做常规检查呢。
第二件事是家里分到的90多平方米的两居室楼房,至今仍没有装修。
当笔者问到他的房子怎么还没有装修时,老何笑嘻嘻地说:“唉,说起来怪不好意思,老母亲今年82岁了,一年得住几次医院,本想把房子装修装修,总是罗锅上山——钱(前)紧啊!”
笔者一边问一边给他算账,村里的退休金每月200元,市里给的养老保险金每月200元,每月给手机店看门500元,年底的股金分红钱,加在一起,平均每个月全家不过2000元,小女儿没有固定工作,挣的钱只能够自己消费。可不,哪里还拿得出装修房子的开销?
装修房子的事,就这样拖了下来。当静下心来后,老何还是做了自责,主要是自己没有放在心上。做个小计划家庭过日子嘛,聚沙成塔,小钱可以攒大钱,另外,还可以向他人暂借一下!
第三件事是小女儿的婚事总是没有结果。
作为一个家庭,父母最大的心愿是把子女照顾好。老何两个女儿,大女儿早已成家立业了,前面提到的小外孙孟令轩就是大女儿的孩子。十指连心啊,小女儿该是婚嫁的年龄,可老何这个做父亲的,愣是帮不上忙。他没有当官的亲戚,也没有做老板的朋友,他只熟悉左邻右舍。因此,女儿的婚事他帮不上忙,时时感到内疚。
其实,何况是三件事呢!老何最根本的一个缺点,是没有在自家的事情上动脑筋想办法。采访时,笔者不客气地指出老何的“不足”时,老何低头承认。其实,话说回来,作为一个常人,精力是有限的,顾此失彼,是正常的现象,想他人的事情多了点,就挤掉了想自己事情的空间。说了归齐,老何是个肚量大的人,看得开,想得开,只要大家都顺心了,都做个好梦,自家的这点事算不得什么,相信以后会将这些“缺点”克服的,好日子绝不会落在别人的后面。
人性的美丽定格在施救生命的壮举中
老何施救落井儿童,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场面,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孰不知,这事要临到别人头上,是藏是躲,还真难定夺。这类下井施救的举措,凶多吉少,显然是生死难卜。因为在这样的环境下,有诸多不确定因素,每时每刻都在接受考验。可见,人性的光辉,只有用生命做砝码的那一刻,才能放射出耀眼的光芒。尤其是在当今商品社会市场经济的情况下,更是难能可贵。因一些眼前的物质利益,使一些人道德搁浅,一切事情以“自我”为中心画圆,又有多少人能像老何那样,以朴实无华的心态,践行着以助人为己任而乐在其中的中华传统美德!由于文化水平的原因,老何不会说出警世格言,但他已经做到了,沿着道德的河床,守卫着灵魂家园这方净土。好人、先进、英模,那是时代的“基石”,那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基石”,缺了这些“基石”,社会的大厦总是不能安稳,这是不争的事实。
老何的所作所为,得到了社会的关注和承认,老何成了名人。
2006年8月22日《北京青年报》以《何士余身悬井下冰窖,单臂拯救儿童》通栏大标题,以整版的篇幅报道了何士余的先进事迹。
2007年7月18日的《北京社会报》又以整版推出了包括何士余等10位“首都见义勇为好市民”英雄群体的先进事迹介绍。
《昌平周刊》、昌平电视台、昌平广播电台对何士余事迹做了连续的报道。
何士余被北京市人民政府评为2006年度“首都见义勇为好市民”荣誉称号。
北京市民政局向何士余颁发了“北京市见义勇为”人员证书。
首都见义勇为基金会,为何士余颁发了“京华见义勇为”奖。
何士余被评为昌平区“见义勇为积极分子”。
老何的头上顶着光环。
当笔者随着昌平区民政局的领导在祖国60周年大庆前夕采访和看望老何时,深深地被老何的事迹所感动。在这和平的年代中,在党的光辉普照下,何士余能够做出这样的“义举”、“壮举”,为首都的和谐与稳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体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党性和榜样,是共和国的骄傲与荣光。我们在交谈时,老何不时摆弄着这些党和政府给予的荣誉证书、奖章、纪念品时,他的心情很平静。
“救了一个孩子,如同手中掉下一个东西,顺手把它拾起,这是应该的。”何士余如是说。
是的,在何士余的面前,一切成绩,美誉都淡化了,淡化成一帘清风明月。
——这就是何士余,一个实实在在的首都好市民,首都好人!

版权所有:首都见义勇为基金会 技术支持:首都信息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严里8号 邮编:100029